菜单导航

京张铁路昌平百年站房将迁移保护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7日 15:40:16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崔毅飞)在昌平火车站的铁道边,一座荒废的老房子已经矗立了103年。这座建站之初的历史遗存,于近日获得官方抢救性的文物认定,但碍于京张高铁施工,老建筑将迁移保护。这也将成为民族工业文化遗产京张铁路、第二座迁移保护的老站房。

抢救  昌平火车站封闭改造  百年老站房恐被拆除

今年4月,因修建京张高铁,昌平火车站封闭改造。铁路文化学者王嵬担心,昌平站内荒废的老站房被拆除。5月8日,王嵬向昌平区文化委员会文物科递交了《不可移动文物认定申请表》,希望能为其争取到官方的文物认定。

相比全国重点文保单位青龙桥站、市级文保单位西直门站这类保护较好的老站房,同为京张铁路百年车站的昌平站未获文物认定,其保存也并不完整——铁道边一座荒置的坡顶平房,窗户有的被封死、有的已漏风,线缆从墙面爬过,搏风板上的悬鱼是京张铁路附属建筑标志性的装饰物,却也被缠绕上了天线。

京张铁路通车初期(1909年),并未在昌平设站。民国四年(1915年),为提高运输效率添设此站。一张摄于日伪时期的老照片,是老站房为数不多的早期影像记载,昌平新闻网,照片中隐约可见“昌平縣車站”的繁体字站匾。

据王嵬考证,1994年,昌平站接入一条水泥厂专用线,因故扩建站场,镶有“昌平縣車站”站匾的老站房部分被拆。今日所见只是老站房的后身,但却是其最后的建筑遗存。

认定  老站房将迁移保护  申请人表示认同

5月31日,在昌平区文委文物科的组织下,王嵬以及铁路施工单位相关负责人共赴昌平站踏查。同行的原中国铁道博物馆副馆长金万智告诉记者,他当时见老站房内铺满稻草,感觉一个火星这房子就会被烧毁。按照施工计划,这座老房子将被拆除。

在文物认定期间,王嵬隔三差五就会询问进展,并且通知沿线的铁路司机朋友,随时帮他关注老站房的状况。

近日,《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致电昌平区文委文物科,一位男工作人员透露,王嵬的申请已经获得认定。但在此之前,京张高铁工程已有规划,因此老站房将进行平移保护。这位工作人员还介绍说,同在昌平区境内的京张铁路东园站和居庸关站,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已被列为昌平区的文物普查登记项目。

对于迁移保护的结果,王嵬和金万智都表示认同。这也是2017年至今,王嵬通过个人递交文物认定申请的途径,为京张铁路保护下的第三处历史建筑。其它两处为清河站老站房、下花园蒸汽机车水塔。

王嵬踏查京张铁路十余年,著有《我的京张铁路》一书。在其整理出的《京张铁路建筑物清单》中,全线25座老站房,其中11座已无存,多数是在1949年以后被拆除。幸存下来的14座老站房,有的已经看不出老站房的模样,有的被改作他用。

对话  “移”能延长文物寿命  但必定减损文物价值

对于京张铁路而言,迁移保护老建筑已有先例。

2017年5月25日获得文物认定的清河站老站房,于同年9月29日至10月2日的四天时间里,完成了第一阶段平移保护工程,整体平移距离83米。对此,法晚记者采访到比利时鲁汶大学建筑工程学院、雷蒙勒迈尔国际保护中心博士研究生崔金泽。

不可移动文物平移保护,在国内是否多见?

崔金泽:国内不可移动文物迁移保护的案例,还是比较多见的。从操作方式上来看大致有两种:一种是所谓的“异地复建”;另一种是整体平移,即不拆解建筑物,而是将其整体或局部抬升,通过轨道拖移到另外的位置再固定。

请谈谈迁移保护建筑文物的利与弊。

崔金泽:从《文物法》相关规定来看,迁移保护文物建筑应当属于非万不得已不应轻易采取的极端干预方式。其积极意义,是在原址保护遭遇不可抗因素、无法实现的情况下,保证文物本体的继续存在;而弊端即是对文物建筑地理位置信息和历史环境的破坏。这对在设计阶段就一向讲求“风水”的中国传统建筑,或者是处于线路性遗产地标节点上的文物建筑来说,都会造成比较严重的价值减损。

如何判定迁移保护结果的成败?

崔金泽:迁移保护的结果是否成功,除了其实施的必要性以外,主要应该看文物建筑在迁移前最重要的价值是否得到了有效保护。如果某文物建筑更为突出、重要的价值恰恰是其地理位置和历史环境,那么就应该尽全力原址保护,迁移保护则极有可能会因破坏其核心价值而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