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证券产品框架拆解:“最后一公里”的竞争(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8日 16:07:11

笔者结合实际证券交易行为,对证券产品进行产品框架拆解,得出证券产品的发展方向。

证券产品框架拆解:“最后一公里”的竞争(原创)

如果从认知及行为的角度将人的证券交易行为进行抽象,可以得到这样一个模型:

目标(动机)——信息(刺激)——决策(认知)——行动(行为)——反馈(修正)

简单地说,一个人先是有了一个动机(当然会判断这个动机是否可以满足),其次会基于这个动机去寻找相关信息,然后基于信息和自己的认知进行决策,之后根据决策执行具体的行为,执行行为后会根据行为的后果反思并修正前面的流程(动机、刺激、认知、行为)。

当然,人的实际证券交易行为比这个要复杂得多。

将人的证券交易行为模型与证券交易业务进行匹配,可以得到以下模型(后文将对此模型各环节进行定义说明):

证券产品-产品框架拆解

To C端证券产品的参与者可以按照营收模式简单划分为“互联网行业”和“券商行业”。

收入来源中,除了“交易工具”属于证券经纪业务,互联网产品难以插手之外,其他利润点基本一致。只是由于行业发展比较快政策未跟上,真正取得“证券投资咨询业务”牌照且合法合规经营的互联网公司不多,大多在裸奔。

证券产品-产品框架拆解

另一方面,由于金融市场的当前阶段和特质,参与金融市场的融资方与投资方存在天然的存在信息不对称。C端的投资者难以从众多客观的数据中辨识出有效信息进行投资决策,也为产品(金融中介)的发展提供了机会。

从市场趋势来说,金融去杠杠本质上是控制风险让价值回归,长期来看也是有利于证券市场可持续发展的。

综上所述,基本概括了证券产品近几年的产品方向。

一、资产配置

用户来使用证券产品购买服务进行交易的本质是为了个人或者家庭资产增值,比较典型的资产增值模型是“标准普尔家庭资产图”。但在达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投资者会因为各种原因,未能设定一个合理的投资目标或者合理的投资理念,一旦未来的投资生涯中产生亏损,进而对证券市场产生抵触心理,导致客户流失。

证券业务的投教和适当性等等规章制度,虽然也是为规避这个恶性循环而设定,考虑成本等因素在证券市场的参与者中,真正践行这种理念的机构少之又少。

以“标准普尔家庭资产图”为例:

个人或者家庭完整的资产资产配置还涉及“银行、信贷、保险”等其他金融领域,然而由于政策的限制,银、券、保、信等不能混业经营,也给资产配置的发展带来难度。对于市场的参与者来说,或者等待政策红利,或者寻求监管空白,或者在集团下集齐相关牌照,打通投资体系。

从产品的角度,如何对不同用户进行细分,挖掘不同类型用户的投资目标及资产配置需求(如个人、情侣、家庭、机构等),了解用户的实际资产,如何为不同投资目标的用户躯体提供合适的资产配置的建议,如何将投资者教育与资产配置结合树立合适的投资理念,将会是未来迭代的方向。

证券产品-产品框架拆解

信息与投资决策辅助工具

先讲大信息概念,投资信息基本可以分为四类:行情类、资讯类、投资类、复合类;按照信息的处理阶段将信息分为:未加工、半加工、深加工、可交易信号等。

未加工数据为各类数据源,经过转码机处理后将数据进行可视化展示(也就是半加工数据)。

在数据源的基础上,对原始数据进行算法及数据组合分析,便可以产生深加工数据,如CSMAR的各类行情衍生数据。任何衍生数据经过排列组合与产品可视化的设计和包装均可形成选股产品。

深加工数据本身是客观数据不带有投资偏好,与投资理念和投资风格结合形成的投资标的股票池即“投资决策辅助工具”。

可交易信号本质上可理解为“投资决策辅助工具”。

从整个信息的生命周期来看,要生产出各类信息产品首先需要优质、稳定的数据源。除了行情和资讯服务商外,能够提供稳定数据的还有就是券商的交易数据以及用户在使用产品时的行为数据,投资类信息因为行业所处阶段以及UGC模式,尚未形成一个稳定的内容生态(如雪球、东方财富),产品的迭代也可相对放缓。

证券产品-产品框架拆解

交易工具

交易可按交易场所划分为场内、场外两类;不论是场内还是场外,现有的交易业务是可以完成穷尽开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