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造梦迪士尼:现实、童话与名利场的共谋(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02:47:24

庞大的迪士尼商业帝国,不止于童话。

造梦迪士尼:现实、童话与名利场的共谋(原创)

邮编CA91521,美国加州,伯班克市南布埃纳维塔街500号。

一幢红褐色,罗马宫殿风格的大楼伫立于此,外墙正面是7个小矮人的大型石雕。

造梦迪士尼:现实、童话与名利场的共谋(原创)

好莱坞历史上,迪士尼电影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家从未被交易过的制片大厂。

自1974年上市以来,公司股价偶有波动,总体上行。爆款影片为大众构建世界观和角色家族,落地欧美、东亚,乃至全球范围内的迪士尼乐园,将影片中的大量IP以多样化、链条式的商品和服务进行售卖。

直到流媒体时代,这家历经百年的传媒帝国,每一步并购刻下的野心,才在版图上慢慢揭开。

我们尝试回到好莱坞诞生的那一天,回溯迪士尼的发展过程和盈利路径,通过以下三个问题,探索帝国壮大的过程,并从整个历史变迁中,窥见好莱坞名利场的一角。

迪士尼如何在初代好莱坞竞争中活下来的?

爆款大片背后,迪士尼的制作范式和盈利模式是什么?

我们为什么愿意为迪士尼买单?

一、好莱坞不相信眼泪

好莱坞诞生的第一天是片厂制,先贤们在洛杉矶开荒拓土,一个转身就拉开了精英阶层的名利场。

邮编CA90028,高地路和好莱坞大道交界口,星光大道。

大量片厂的高级主管、明星、导演和巨贾在这里集聚一堂,「好莱坞之王」、「米高梅」的创始人之一路易·梅耶,在1928年提议各大片厂合组一个机构,每年颁奖给电影同行,树立「电影业在社会大众心中的尊荣地位」,这就是后来的电影艺术科学院,「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前身。

造梦迪士尼:现实、童话与名利场的共谋(原创)

隆重年会上的明星致辞、领奖台上的闪闪泪光和不断穿插的广告镜头,成了好莱坞此后一百年的标配。

名利场的合作,离不开一个「利」字。

学术圈、电影界和片厂,彼此袒护,互为拥趸,竭力营造「好莱坞是电影权威」的形象。滚滚而来的影片票房,也细水长流地进了这些人的钱袋。

19世纪末,电影作为先锋艺术,在欧洲点燃了一群激情似火的艺术家。二战过后,拍过《卡萨布兰卡》的迈克尔·柯蒂斯、执导《日落大道》、《柏林艳史》的比利·怀尔德,还有弗里茨·朗和安纳托尔·李维克,越过直布罗陀海峡,穿过大西洋,都涌向了好莱坞。

名利场的社交,在这一刻,全部改头换面。

这群人和好莱坞先贤不同,他们已经在欧洲电影圈拿下过作品,赢得过声誉,对电影的艺术追求有着更深的执念。新的精英阶级不仅抢夺了话语权,也撬动了利益的蛋糕。之后,原先集中在片厂的财富,渐渐流向了明星、导演、剧作家和音乐家。

那时的迪士尼,在好莱坞,还不能拥有姓名。

这是好莱坞的黄金年代,盛况百年难见:

福克斯签约秀兰·邓波儿,坐拥明星片和歌舞片;

派拉蒙如日中天,出了首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翼》;

梅·韦斯特、马琳·黛德丽、克劳黛·考尔白众星云集;

华纳兄弟以黑帮片傲视群雄;

哥伦比亚也有了《一夜风流》这样的喜剧。

转机是一只米老鼠。

造梦迪士尼:现实、童话与名利场的共谋(原创)

米奇以天真浪漫的儿童形象出现,给孩子甚至成人提供了一个远离现实社会的渠道。1929年美国经济危机爆发,米老鼠被形容成「资本世界的最后一缕阳光」,随后成为全美乐观积极的象征。

拥有米奇的迪士尼,仍然是一家小公司。

在美国电影工业化进程加速的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为利益勾心斗角是家常便饭。电影圈的名利场撕到了聚光灯下,派拉蒙和哥伦比亚的高层内斗,屡见不鲜。

这是迪士尼暗自蓄力的好时机。

此时,它在电影业务上的思路是,避免和好莱坞其他大厂「题材撞车」,也不去和新兴的欧洲导演比「艺术追求」,而是选择儿童视角,独辟蹊径。

儿童的世界慢慢长大,就有了成人的故事。

在伴随观众的成长过程里,迪士尼不断丰富米老鼠的家庭成员,创造女友「米妮」去增加爱情线,补充「唐老鸭」和「高飞」去拓宽友谊线,并引入当时的时事热点,用飞行英雄「查尔斯-奥古斯都-林白」飞跃大西洋抵达巴黎的故事,在影片《疯狂的飞机》里,把米奇送入了驾驶舱。

米老鼠和唐老鸭之后,迪士尼在好莱坞开始拥有姓名。紧接着,1937年,美国第一部动画长片——《白雪公主》这一史上最卖座的动画电影的成功,让迪士尼在好莱坞,拥有了一张金光闪闪的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