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资本和创始人,是谁让独角兽死亡?(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18:49:39

特立独行的创始人,发展迅猛的明星项目……众多互联网公司遭遇资本寒冬,独角兽们正在死亡。

资本和创始人,是谁让独角兽死亡?(原创)

独角兽集体危机或阵亡,互联网经济的反思期来得比我们想象的更迅猛。

8月7日,奢侈品电商尚品网资不抵债,被爆正在进行破产清算;

10月1日,WeWork上市中止,市场估值从最高470亿美元跌至100亿美元以内,创始人离职;

10月15日,淘集集在官方微博发布“致伙伴们的一封道歉信”,承认资金链断裂,还不上货款;

近日,张正平还透露淘集集负债总额高达16亿元;

10月21日,51信用卡遭一百多名警方上门突击清查,股价闪崩,一度跌逾40%。

这些互联网公司都曾风光无限,他们背后站着孙正义、雷军、老虎基金等顶级投资方,本以为能笑到最后,却没想到最终惨淡收场。

美国一家媒体指出,资本市场和投资人正在走向成熟,他们从过去的热捧IPO、抬高股价变成了上市之前对独角兽公司进行“痛打”。

国内也是如此,轰轰烈烈的裁员、倒闭或亏损直面而来。

这是对互联网独角兽诞生模式的反噬,亦是天才创始人们“主导”的灾难。

一、团队、理想与利益

创业公司的生死,一半靠运气,一半靠创始人。

摩拜与ofo,相同的起点、相似的发展轨迹,然而最后一个成功卖身、套现,另一个负债累累;饿了么和美团,一同在“百团大战”中厮杀,熬到最后、剩者为王,可结果一个依附巨头,一个成为巨头。

说到底,人或许才是最不可控的因素。

2010年赵世诚看中奢侈品电商的赛道,昌平旅游,建立了尚品网,时隔9年,尚品网“猝死”。

尚品网不是赵世诚唯一的创业公司,2018年初在尚品网与赫美的“蜜月期”,赵世诚将不少精力投入到“图扑尚”,然而仅过半年,Topshop提前终止与尚品网的合作,赵世诚回归后立马取代了张晓军。

据一位公司管理层人士告知,“一度我们都已经向张晓军汇报工作了,但随着赵的回归,张什么实质业务都不管了,所有的批签都要通过赵”。

在众多员工看来,尚品网盛行“家族式管理”,基本核心岗位都是家族人员,部分决策时,这些成员会私下提意见,前几年公司还有VP(副总裁),后续不知何故VP都离职了。

雷军是没有时间关心赵世诚的管理问题,他的原则是不参与、只帮忙。据说尚品当年商业模式调整,迫切需要融资,雷军给赵世诚发了一封邮件,鼓励他克服难关,并提供了一些人脉,赵世诚至今还保留着邮件。

然而,今年6月雷军、刘芹、金云共同退出了董事会。

有消息称,由于与某投资机构派驻尚品网的董事在经营方向上出现严重分歧,每次赵世诚准备引入新投资的时候,该董事都会行使否决权,把事情搞黄;无奈,雷军等人失去耐心。

创始人及其团队在公司发展初期总以为是奔着同一个梦想去的,可到最后往往不欢而散,尤其是在陆续有资本进入后,创业公司死于内斗的不在少数。

据不完全统计,近两三年以来,约有20家新经济公司因为公司内部利益不均从而矛盾激化,导致整个公司土崩瓦解。

熊猫直播也是一个典型。

2015年9月5日,英雄联盟四周年庆典的表演赛当晚,王思聪在微博宣布,“Panda TV” 游戏直播平台将上线。这是王思聪创立并第一次担任CEO的公司,他亲自上场,利用自己的人气、人脉和资金,迅速让熊猫直播站稳脚跟。

然而,成也王思聪,败也王思聪。

如果他不曾把股份转让给周鸿祎后“大撒把”,或许就没有360架空原管理层的内斗,也不至于双方最后都冷漠地将熊猫直播推向死亡。

另外,前百度高管创立的自动驾驶公司星行科技,在接受巨额融资后,由于管理层频繁变动、创始团队内讧不断,最终也走向倒闭。

创始人的不作为或是强势,都可能让公司管理层陷入危机。

寒冬泠冽,一个人心不齐的公司又怎能存活?

二、出格的创始人

BCG(波士顿咨询公司)曾联合阿里研究院、百度发展研究中心、滴滴政策研究院,发布过一份题为《解读中国互联网特色》的报告,报告显示:

中国互联网企业成为独角兽平均需要花费4年时间,美国企业则要花费7年。

但与成名快形成对比的是企业存活率低:团购网站2011年数量达到5000家,之后3年骤减至200家;P2P网贷平台2015年数量达到3400家,之后一年降至2300家……

相比我国的互联网创业公司,美国企业成为独角兽的时间确实相对长一些,这让行业竞争中的淘汰不至于太过残酷。但是,近年来的一些事实证明,足够的时间虽然让美国互联网公司确立起业务根基,可他们的危机往往来自自家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