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共享充电宝“终局之战”(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1日 20:52:12

共享充电宝最后谁合并谁,谁又被统一,或者谁能真正抢跑,关键在于从产品和运营入手,打造共享充电产品和服务的多元化体系。

共享充电宝“终局之战”(原创)

“外界对共享充电宝的质疑,我觉得很正常。所有的伟大背后都有争议,有争议才热闹。”如今距离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说出这句话已过去了三年。在这三年里,这个行业犹如坐了趟过山车,从被炮轰到真金白银热捧,从人头攒动到消失在真正的创投话题之外。

在资本圈,曾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有人拿出共享充电宝厂商的财务模型来证明这是个赚钱的买卖,也有人认为共享充电宝只是一门生意,不是一个新行业,投资价值不大。甚至,蓝湖资本合伙人殷明撰文表示,共享充电宝获得现象级投资,是因为中国TMT风险投资遇到历史上最焦虑的一段时光。

在各说各有理的天平上,谁都难以站出来,去证实或证伪。

到了2019年,共享充电宝却有了向上发展的趋势。4月17日,怪兽充电完成了新一轮的3000万元融资,距离上一次行业最后一轮融资,已过去一年多;聚美优品财报显示,街电过去一年已经实现规模化盈利,目前成为聚美优品的支柱;近几天,部分地区共享充电宝租赁费用已经涨价;据悉,美团点评也将在全国大规模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种种事迹表明,行业重燃生机。

小电创始人唐永波预判,今年共享充电宝会是打得很凶的一年。“如果我们早期凭的是腿勤、勤奋刻苦,到了2019年,个人英雄主义做派可能不管用了……”

袁炳松也认为,2019年,年收入5亿元或将成为共享充电宝企业的生死线,甚至会有收购、兼并的现象出现。

基因与格局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将达到3.05亿人,2020年用户规模将增长至4.08亿。2019年增长率会逐渐回落至55.6%。

经历三年多的探索,共享充电宝的商业模式也逐渐清晰起来。继2017年底,泡泡充电、河马充电、小宝充电等玩家因资金链断裂先后退出舞台后,市场基本形成了以来电、街电、小电、怪兽位于第一梯队的玩家,和第二梯队的云充吧。目前公认,行业处于“4+1”的局面,且各具优势。

唐永波被认为是行业内最懂资本、又会讲故事的创始人。2018年3月,小电完成了B+轮融资数亿元,背后豪华的战队包括腾讯、红杉、鼎晖、高榕、金沙江创投等。能成为彼时行业内拿到融资额数量最多、最快的共享充电宝企业,一方面,小电的天使投资人有朱啸虎、滴滴天使投资人王刚,大咖带动效应明显。另一方面,唐永波参与过团购行业“百团大战”时期的地推,这样的经验无疑让投资人更相信他线下布局的能力。

如同所有的参与者,小电最开始也在用烧钱的方式,试图烧出一个行业。但不久,唐永波和朱啸虎就发现,用互联网的思维打补贴的逻辑并不对,“我在走访商家的时候发现,在酒吧买一瓶酒要30块钱,在超市只要10块钱,这就证明用户在潜意识中是认可溢价的。”唐永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发现问题后,小电开始停掉了所有的市场活动。“2018年初,小电的收入涨了4倍,瞬间就盈利了。”

有业内人透露,虽然小电在拓展城市方面非常快速,但小电进入每一个新城市,都会先花一周的时间去摸清楚城市的特性,再根据使用频率、人流量订单率、在线率等一系列的数据来计算具体的铺货量,配备人员。在唐永波看来,公司已经实现盈亏平衡了,唯一的投入点就是供应链投入。

然而,在供应链方面,怪兽有着极大的优势。

就在小电开始发布第二代产品时,怪兽刚获得小米科技、顺为资本等机构的数 轮融资。虽然怪兽并不具备布局市场的先发优势,但创始人蔡光渊始终强调自己背靠紫米科技的供应链优势。

“很多人问我共享充电是不是没有门槛?其实并不是。举个例子,小米一万毫安的充电宝,零件加在一起150多个。相比之下,怪兽的二代充电宝产品,有蓝牙通讯模块,含328个零配件,从结构设计、安全设计、充电效率、耐用等各方面相比,共享充电宝想要做好,做扎实,非常困难。”蔡光渊曾公开说。

共享充电宝“终局之战”(原创)

街电、小电、怪兽充电近一个月百度指数对比

共享经济领域的押金问题一直备受关注,免押金服务是这一行业能够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2017年10月,怪兽推出了押金自动退还,这一举措几乎改变了后期整个行业规则。理由很简单,怪兽是希望降低使用门槛,让更多消费者体验便利的共享充电宝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