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龙港“新购房屋惊现腐尸案” 新房主要求退房遭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04日 22:22:16

  温州网讯 苍南龙港一男子花90多万元买了套落地房,不料打扫房间时发现腐尸,苍南警方尚未发现他杀嫌疑。昨天,记者走访涉案落地房的原房主、租户以及新房主,并联系到死者老家村委会主任,试图揭开该案的一些谜团。昨天,苍南警方表示,案情正在调查中,将适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死者老家村主任:“据说死了有一个月了”

  根据苍南警方公布的信息,死者系董某(男,1995年出生,重庆黔江人)。

  昨晚,记者联系到董某老家重庆市黔江区小南海镇小南海村的肖姓村主任。肖主任向记者证实,死者董某正是该村村民,昨天他们已经获知董某死亡的消息。

  “据说死了有一个月了。”肖主任称,村民都知道董某一直在温州龙港打工,听说是在一家酒楼里上班。对于董某家属的信息,肖主任不愿意透露。

  原房主:留宿服务员性格内向

  原房主李女士称,她的酒楼于今年5月歇业。她从民警处得知,在死者身边发现的身份证等信息与她酒楼一男服务员的信息吻合。

  李女士称,该董姓服务员是今年2月底前来应聘的,至5月离开。在酒楼工作期间,该服务员住在涉案的民房宿舍内。他给人的印象是为人老实,做事还是很勤快。因为性格比较内向,该服务员平时下了班便回到宿舍休息,也不见他在当地结交什么朋友。

  “酒楼歇业后,这名服务员便离开了。”李女士称,当时服务员曾将宿舍和大门钥匙交还给她。让李女士想不通的是,如果死者就是这名服务员,他为什么要返回宿舍居住。

  租户:10月底曾意外与死者打过照面

  租户饶先生称,他租住在涉案落地房的一、二楼已有一年多时间,但与该服务员碰面并没有几次。

  “我的理发店开在一楼前间,服务员配有钥匙,都是从落地房的后门进出。”饶先生称,他最后一次见到该服务员是今年10月底的某天。当时服务员提着一个行李箱下楼时被他撞见了。

  “按道理讲,服务员应于5月份离开了。当时我很吃惊,问他怎么进来的。”饶先生称,该服务员行色匆匆地称,他是过来拿行李箱的,此后便再也没有见过他。

  新房主:第一次看房时一切正常

  据了解,涉案民房的新房主倪某是附近一小区保安。昨天,倪某的儿子小倪向记者发来短信叙述了买房的经过。

  小倪在短信中称,他们家人第一次看房的时间是10月25日左右,每个房间基本都看过,均是正常的。当时卖家说家里除了租给一个理发的人,没有其他人入住。“可事实是第一次看房后,还有卖家以前的酒楼服务员自由进出房子,这是租在那里的理发师说的。”11月6日,他们付10万元定金后再次查看房屋发现三楼后间房门锁住了,要求卖家提供钥匙,卖家说没有。

  李女士称,倪某是她老公一朋友的亲戚。对于倪某要求她提供三楼后间房门钥匙遭拒一说,不是事实。

  李女士称,事情发生后,倪某提出退还房款,但被她拒绝了。“买房合同已经签订,房款都已经支付,怎么可以不算数。”李女士这样说。

  律师告诉你

  温州刑事辩护委员会副主任王青山

  买到这样的房子能不能退?

  出售的房屋发生过凶杀、自杀等事件,一般会给购房者造成精神上的巨大恐惧,依据公序良俗原则,应视为“凶宅”。原业主李女士如在出售房屋时没有提及房屋曾死过人的情况,属于刻意隐瞒事实,其行为构成欺诈,新房主倪先生可以请求法院撤销房屋买卖合同。如李女士在出售房屋时,并不知情死过人的情况,个人认为:倪先生也可以根据“情势变更原则”,请求法院变更或撤销合同。

  所谓情势变更,是指合同有效成立后,因不可归责于双方当事人的原因发生情势变更,致合同基础动摇或丧失,若继续维持合同原有效力显失公平,允许变更合同内容或解除合同。本案中,因李女士和倪先生在签订合同之后,发生了房屋曾出现过有人非正常死亡的客观情况,发生了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倪先生明显不公平或因精神恐惧,不能实现倪先生购房的目的,倪先生有权请求法院变更或解除合同。(以上为律师个人观点,仅供参考)(记者 郑荣)

  各地案例

  近年来司法上对“在不知情情况下购买凶宅”的案例,已经从不支持退赔到逐步转向支持。

  -北京:

  买婚房买到“凶宅”,退房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