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上方銀杏(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16日 12:43:36

上方寺幾乎位於鳳凰嶺山頂,去往此地的路從石階山道上叉出。是一條看著形狀像路的路,全是依照岩石本身走勢造就。臨秋草木衰敗凋零,也才幸運地能看出此路恆記,不然是決計不好找的。因為上方山上寺,早已坍圮,只剩幾石塊旁豎一鐵牌上書“上方寺遺址”權作存在的聲明。這棵不止合抱粗的銀杏,就是在崎嶇的碎岩石上走過,猛然映入眼簾的。

樹上早已無什麼祈福的紅吊牌掛著,日曬雨淋早已墜土消融。不過仰視銀杏嵯峨碩大的樹冠,俯視銀杏底幾塊聊可追尋的鐫字石塊,昌平新闻网,當年的上方山寺香煙裊裊的情形,是可以想見的。

遺址裡保存尚算好的,就只余兩座舍利塔。一位於銀杏東,一位於銀杏北。北部的舍利塔,離銀杏有些遠。我循著樹木透出的稀鬆影像,還欲近觀瞻仰,可惜此地處高地,追尋已無路可尋。時而耳朵中傳來老鴰鳴叫,環視四周又有險峰,頓遍體涼意上,不敢久待,遂作罷。就去了東部的舍利塔處,竟然還能聽見低低的梵音,有聞見隱約的檀香味。鳳凰嶺上一路行,也路過了好幾處舍利塔,都有類似現象。此處的舍利塔已不完整,然而就是這樣的空山裡,其上還供著一些半腐水果,以彰顯人跡。是啊,只要信仰還在,外物的毀滅都算不了什麼。即使在末法時代,這條路上的人跡寥寥,但,無可否認,畢竟還在。佛不執著這一相,因為這只是選擇示現的一相。

恭敬合十,閉目禱告。罷了,回視那棵銀杏,愈發覺其高大。稍長的枝丫,似乎站在舍利塔旁的我,倘若不考慮垂直高度,都伸手能夠。彼時已過正午,曉霧已散,山間草木凋零者眾,愈發覺此處難得平地敞闊。日光下澈,整個遺址顯得很是清明透亮,驅散好許心中因山間老鴰哀鳴引起的愁腸。唯有那棵挺拔的銀杏葉落未落,地上的銀杏疊起走上已是沙沙作響,樹上的銀杏風過還在簌簌而動。日頭微斜,影響斑駁,光怪陸離。

因驢友還在山路上等,此處只我一人獨走,也不好久居,遂離去。返歸原處,費半小時余。

(原作於2017.11.09)攝影2017.11 北京鳳凰嶺上方寺遺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