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探寻世界级旅游城的城市管理与人文温度 落叶落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2年04月07日 20:49:17

探寻世界级旅游城的城市管理与人文温度 落叶落

临桂区锦秀路落花满地,极富诗情画意。   通讯员李腾钊 摄

探寻世界级旅游城的城市管理与人文温度 落叶落

毅峰路,黄葛榕落叶金黄。通讯员李腾钊 摄

  □本报记者韦莎妮娜

  日前,地处南方的桂林,春季新叶萌发之时,老叶纷纷掉落。五颜六色、层层叠叠的落叶,给城市增添了一抹“春季秋韵”的诗情画意。

  近年来,围绕我市道路上的落叶能否缓扫,各方一直有着不同的声音。园林部门一直尝试在特定区域“落叶缓扫”,赢得了不少市民拍手称赞;环卫、消防部门考虑的重心则在诗意以外:落叶引发的环境污染、道路安全、火灾隐患,“缓扫”的构想理想成分居多。

  有没有一个办法,能在保证卫生和安全的前提下,让“春秋看落叶”成为城市的一张名片,在钢筋水泥构筑出来的城市“冷景观”中保留一抹动人的颜色和温暖?

  你有多久没看过天了?

  近几天,随着气温回升和大风降雨,桂林街头的落叶、落花成规模地掉下,形成了一道无法忽视的景观。即便是平常忙着边走路边刷手机的人,也不自觉地停下来拍拍落叶和街景。

  在王城景区,榕树、香樟树掉落下来的陈叶,已经将校园的干道铺满。这些陈叶呈现出黄色、红色等,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层红黄相间的锦绣地毯。站在落叶上,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数百年前,是否也有人像今人一样,站在春天里看落叶片片飘零?山峦楼宇在春雨中静默,一代代人远去,唯有山河绿树长青。

  滨江路是桂林人和游客都流连忘返的一条景观道,也颇受文艺青年们的喜爱。在这里,429株香樟沐浴了半个世纪的雨露阳光,郁郁葱葱。每到春天和秋天,香樟叶缓缓飘落,置身其中的人仿佛忘却了时间。在解放西路、雉山路,黄葛榕、杜英熬了一冬后欣欣然“换装”。金黄的黄葛榕叶子和红色的杜英树叶簌簌落下时发出了“沙沙”声,让人一下就从川流不息的城市快节奏抽离出来,捕捉到了一分静美。

  “落叶其实很美,只是没有多少人会去发现它们,欣赏它们。”市民袁先生拍了一张落叶街景,感慨道。“少年已远行,落叶又逢春。”梁女士特地选择了一个晴天,定格下王城内的缤纷落叶大道。

  然而,让袁先生和梁女士们感到惋惜的是,街头的落叶景象虽然漂亮,但却不能保存很久。每天都会有保洁人员奋力将落叶扫成一堆,然后运走。

  “这么美的落叶景观,可以晚几天再扫吗?”不少市民纷纷发问。

  叶落矣,可缓缓扫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1100年前,吴越王钱镠,在给妻子的一封家书中诗意地写道。

  春来赏花、赏叶,自古都是调节情志的好办法。那么,面对着满城落叶、落英,我们能不能让它们多停留片刻,再缓缓扫矣呢?

  事实上,从2015年开始,市林业和园林局就不断向景区、公园、居民小区发声,建议可以落叶缓扫。该局绿化科科长李腾钊介绍说,桂林的绿化率高,全市林荫道覆盖率达到了85%以上。落叶量在全国也排行前列,因此更有“落木萧萧下”的先天条件。受气候影响,在桂林,春秋两季都能看到落叶缤纷的反季节美景。因为叶落时间短暂,桂林市民也反映了多次想留住落叶。但“不扫”和“缓扫”还是有所区别的,“缓扫”缓到什么程度,也是要因地制宜的。

  在园林部门的倡议下,目前,电科所宿舍、王城景区、两江四湖景区都尝试了“落叶缓扫”。像两江四湖景区,甚至在20年前就萌发了落叶缓扫的意识。

  但在景区外围,如靖江王府周边的西华门、东华门区域,还有紧挨着漓江的滨江路等景观较好的路段,想推广“落叶缓扫”相对较难。

  负责王城西华门、东华门内片区的环卫工人则告诉记者,近段时间,她们的工作量因落叶频繁而明显加大。由于落叶要单独打包送去处理,每天清扫整理出来的落叶就达到了15包以上。雨天落叶沾在地上,清理的难度就更大了。

  保留街道景观落叶,既能装扮城市,又能减轻环卫工作量,何乐而不为呢?

  市环境卫生管理处业务科长秦燕表示,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早在几年前,秦燕也关注到了上海、成都、宿迁等城市在部分路段实施“落叶缓扫”政策。尽管政策和效果很好,但在桂林的落地却显得不那么“实用”。秦燕说,事实上,并非外界认为的那样,环卫将落叶也算为垃圾,街道要“以克论净”。无法在城市道路推行“落叶缓扫”首先是与桂林的气候有关。桂林雨水多,雨季较长,春季几乎全在下雨。不及时清扫路面落叶会堵塞下水道,如果遇到气温高的时候,潮湿腐烂的叶子还容易滋生细菌。

  “也许我们刚在晴天承诺缓扫,第二天就因为下雨不得不扫。这么一来,也许市民意见会更大。”秦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