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棺材头(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7日 02:32:51

青木的正式职业是农民,但村里人不管大小都喊他棺材头。这称呼本来有点贬义,但村里人习惯这样称呼号,丝毫没有有鄙视他的意思,反而有点尊重他。

棺材头,你别以为是开棺材铺子的老板。之所以称他为棺材头,是因为过去抬棺材的有八人。八个人也是一个有点规模的班组了。班组就的有个领班,棺材头就是这八个人的领班,是抬棺者的领导,实际上也是整个丧葬活动实际操作的指挥者。

青木三十二岁,正式独挡一面,成为棺材头,负责全村的丧葬,至今已干了整整四十六个年头。用他自的话说,他是一个当了四十多年的村长。他说,村里有两个村长,一个管活人,一个管死人。管活人的村长,昌平天气,四年一换,一茬又一茬不知换了多少轮。管死人的就是他青木,从他师傅手中接过这个职业,一干就是四十多年。

青木的师傅名叫章伙,他一生就培养了青木这个唯一的接班人。青木跟了师傅八年。对那套丧葬的风俗礼仪早就了然于胸。他完全自己可以独挡一面了,但只要师傅还能干,他就只能以徒儿的身份,干些下手的活。

我不知道青木的师傅章伙年轻时是不是个帅为伙。总之在我的记忆里他是一个十分干艘的老头中,十分咸严,从不与我的小孩开玩笑。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还没有计划生育。在农村一般家庭都要生五六个,婴儿的死亡率也很高。凡是哪家婴儿死亡了,一定会通知他,统一都由他负责丢到海螺山的千人塔里。海螺山在我们村的东南面,西北面朝向村庄,而东南面朝着一条溪流。千人塔就建在靠溪一面的半山腰。这里自人是小孩玩耍的禁区,当然小孩子们也不敢到这里玩。

章伙长期与死人打交道,自然炼成了一身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而且他一直都是庙门口树旗杆—光棍一条。据说,章伙还是年轻的时候,就在坟地上捉过鬼。有一个人跑到章伙面前说:他亲眼看见后山坟地上有野鬼,提着红灯笼,走来走去。他一听,便拿了一根绳索,一只麻袋,孤身前往坟地捉鬼。不一会功夫,他就捉回来一个盗墓贼。

章伙死后,他的丧葬仪式就是青木一手操作的,这天就是青木独立工作的开始,也是担任棺材头的开始。

青木比章伙还要勤快,他表面上与章伙一样冷面,但内心很热情。谁家有人老去,青木不请自到,而且总能在第一时间赶到。他的第一道工序是为死者穿衣。死者要穿几件衣服,里里外外怎么搭配,衣服裤子怎么搭配,这些都是有讲究的。第二道就是指挥死者家人把死者抬到村大厅。然后他就一天到晚在灵堂前忙碌。

有一天,正是“双抢”季节,青木正忙着插秧,有人来报,村里某某咽气了。他一听,手中握着的半捆秧一丢,快步跑上田埂,赤脚跟着来报的人,到了死者家里。照例为死者洗脸、穿衣,一切停当后,他才发现自己一脸花猫似的泥点,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