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李善友:与使命活成一体,你的企业才能生生不息(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7日 10:51:53

我们以前对“使命”的理解几乎都错了,除非你认为使命比你的命还重要。

——李善友

授课老师 |  李善友

混沌大学创办人

关于创新的“两难困境”是:

不创新,等死;创新,找死。

我讲了八年创新,我们的国家也在越来越多地呼唤创新、促进创新。

但到底如何创新?如何才能提高创新成功率?有没有一种理论和方法可以让创新自然而然发生?让我们的企业生生不息?

有,涌现论。

涌现论世界观:涌现就是生命

什么是“涌现”?简单理解就是整体大于部分之和。

《复杂》的定义是:随着成员数目增加,成员之间的相互作用呈指数增长,当连接度超过某一临界值时将引发涌现。

比如蚂蚁,单个蚂蚁是已知行为最简单的生物,但如果把上百万只蚂蚁放在一起,就会形成群体智能;比如神经元,单个神经元行为特别简单,但无数神经元组合,就涌现出思维和意识。

我们不禁要问:

蚁群是无数蚂蚁的集合,还是一个更高层次的超生命体?人类意识是大量神经元的集合,还是一个更高层次的超生命体?

什么叫“涌现”?我今天重新定义,我认为涌现就是出现新的超生命体。

涌现就是生命。不是比喻,不是隐喻,就是字面意义的生命。

这是一种彻底告别机械论的新世界观—— “涌现论世界观”,这是逆熵的“神性法则”。

| 生命以负熵为生

但接下来我们又要问:整体大于部分之和,从无序到有序,从个体生命到超生命,“涌现”中多出来那部分是怎么“无中生有”的呢?

仅有大量个体不够,一定有某种另外的负熵机制——

大量个体 * 自组织(简单规则+信息流+中心法则) => 涌现

涌现机制:自组织

所谓自组织,即大量个体基于简单规则的相互作用,无须一个明确领导者调控,就能涌现出整体的新秩序。

我们拈出一个关键词:相互作用。

在复杂系统中,最重要的不是个体,而是个体间的相互作用。

“虽然人类与线虫拥有的基因数量均为2万左右,但是只有人类能够创作出西斯廷教堂的穹顶壁画。这表明,基因数量对于机体的生理复杂性而言无足轻重。”(《基因传》)

自组织行动的关键是同步性。怎么同步呢?看自组织的三个原则:简单规则、信息流、中心法则。

▍简单规则:保持群体同步

鱼群为什么能够整体整齐划一行动?有学者进行大量的鱼群运动轨迹研究后发现,鱼群同步的规则就三条。

规则1:跟上前边的鱼;

规则2:与身边的鱼保持同步;

规则3:与后边的鱼保持距离。

你说不能吧,那么复杂的运动,整个鱼群就像活人一样,同步规则能这么简单?还真就这么简单。1986年雷诺兹甚至直接制作出鱼群模拟软件,证明了这一简单规则。

| 鱼群运动

这时另一位大家冯·诺依曼,提出一个革命性问题:

生命有自组织,机器能否自复制?

1957年,诺依曼从数学上证明自复制机器原则上是可能的。他的学生在他研究的基础上制作出“元胞自动机”。广受欢迎的《生命游戏》就是数学家康威基于元胞自动机创作,游戏规则也很简单。

规则1:如果死元胞有3个活邻居,则变成活的;

规则2:如果活邻居为2个或3个,继续活;

规则3:如果活邻居少于2个或大于3个,则死掉。

随便给这个程序一个初始代码,它就能自己生成新代码,进而生出无数新的更高层次的新秩序,就像生命从里边冒出来了一样。人工智能学者朗顿描述:“有某种活着的东西盯着他看。”

| 元胞自动机

大家touch一下这个味道哈:“活着的东西盯着他看!”再问一次:那个新秩序,到底是大量个体集合,还是一个真实的超生命体?

▍信息流:建立正反馈循环

为什么需要信息流?如果只有个体间相互作用的简单规则,群组其实只能产生随机性的布朗运动,只有存在某种信息交流机制,才会产生某种趋势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