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生命之舟(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7日 13:37:34

题记:

世界是山川湖海,谁不是乘着生命之舟不畏而来?离响,奇特的名字,有机会想要知道为什么叫做离响。

正文:

Chapter One

柯染真正意识到子宫的时候,不是因为子宫这个物件在身体里,也不是因为生孩子,更不是第一次做爱。子宫第一次脱离腹部,成为一个独立的概念,仅仅是因为一个瑜伽动作。

柯染练瑜伽,倒不是为身材,她腰痛。听人说剖腹产都会留下这样的后遗症,柯染没去咨询过医生,有什么用呢,那一刀割都割了,还能怎么样。

后来她听说练瑜伽可以缓解腰痛,柯染就在健身会所交了费。

瑜伽房在健身会所二楼,房间内左右两面都是镜子,前面一个台子,是教练授课用的,台子旁边是一个小门,打开门,出去就是一个大平台——露天的,可以看到四周的风景:高楼历历,绿化整齐,行人来往。与通往大平台的门相对着的后面是瑜伽房的入口。

一楼是各种运动器具,还有一个贵宾区,都是请私人教练的男女。柯染通常不在一楼停留,她进了健身会所,目不斜视,直上二楼。

总有那么两三个女人很积极,已经在打坐,压腿,说些杂七杂八的话,什么肉价上涨了,哪家的东西好吃了,多晚睡觉了……家长里短的,带着生儿育女的家庭妇女的味道。柯染不说话,她静静的拿了瑜伽垫,铺好,坐下压腿,女人们就接二连三地来了,这样十几个女人就在一个房间里伸腿伸脚。

Chapter Two

瑜伽教练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至少有五十岁,化了浓艳的妆,又黑又长的眉毛,猩红的嘴唇,脸上的皮肤保养得极好。手指关节很粗,手指饱经磨砺,光着的双脚像土豆皮。

她跟宣传册上的有些出入,不过,总体是精致的,至少极力表现出精致,柯染对她产生一些同情,同时也很欣赏,昌平地图,虽然俗艳但她没有放弃女人的尊严,年华老去,她没有放弃自己。

第一次上课,柯染几乎跟不上,好不容易把一个动作弄明白,已经进入下一个动作,她上气不接下气,只觉得身上各处都拉得痛,她从来没这么真切地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因为跟不上,动作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只有一个动作的名字清晰无比——“婴儿姿势”。刚听到教练说“婴儿姿势”时,柯染并没有什么想法。可是教练接下来的说法却让柯染很不舒服。按着教练的要求,柯染把双腿跪在地上,臀部后撤坐在脚后跟处,上身叠放在大腿上,额头放在地面上,整个人折叠成了三层。这时,瑜伽教练说:“想象自己在妈妈的子宫里,安全放松。”一种奇怪的感觉掠过柯染心头,不舒适,反而奇怪。

之后上课,每当练到婴儿姿势时,教练都会重复同样的话:“想象自己在妈妈的子宫里,安全放松。”

也不一定是放松的,说不定正在紧张担忧呢——柯染就这样听到了自己的心声。每次做这个姿势的时候,她都这样想,无论怎么集中意念,平和心态都无法想象成教练说的那种状态,所以她从来都没真正放松过,也体会不到婴儿姿势的妙处。

这个时候,柯染有些责怪母亲的,可她心里也明白,母亲也有无能为力的原因。

Chapter Three

从练了“婴儿姿势”,柯染才真正意识到子宫的存在。有关子宫的事就都清晰起来。她想起自己生孩子时的事。医生说胎位不正,得剖腹产,听到“剖”字,殷淼就感到非常疼痛。医生再三声明,打麻药,手术不会痛的。

当一根细长的冰凉的针刺穿她的脊椎时,柯染还是感到瞬时的锥心之痛。之后,麻药奏效了,渐渐地,她感到后腰部失去了知觉,进而整个身体都麻木了,当医生再按她身体的时候,意识中,感觉像是有人按在一块朽木上。这一瞬间,柯染还在纳闷——怎么自己的身体可以变成这样?像糟烂的木头!

她被送上了手术台,觉得自己像一个正在被检修的汽车,四轮定位,之后,等着检修师傅,等他们操起工具叮叮当当一阵。

她一动不动,两三个医生围着她晃动,她能感到刀刃划开腹部的微凉。这时她所知道的也就是医生正把她肚子里的生命取出来,肚子里的孩子是最重要的,肚子只是个容器。这怪不得别人,她自己也从没把子宫这个物件当回事。

孩子是取出来的,不能算生,柯染心里总觉得缺少了点妇女生孩子的仪式感。没有宫缩,没有痛感,一切都很冷静,带着金属的冰凉。这样的经历并没给她带了多少感动,只是看见孩子的那一刻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