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梅里徒步记1:把神迹种在心里!(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7日 14:44:00

梅里徒步记1:把神迹种在心里!(原创)

梅里雪山——云南最高峰,藏区八大神山之首,从来没有人能征服的卡瓦格博,中国境内唯一一个被列入地方法律禁止登山的地方。

这是我在来到德钦之前,对梅里雪山仅有的认知。

出发前的我,内心崩塌的碎碎的,希望来到神山,希望找到自己,重建对这个世界的信任,找回重新面对生活的勇气,这时候,我真的需要神迹!

可究竟什么是神迹?神迹又在哪里呢?

在我面前的梅里雪山吗?

梅里徒步记1:把神迹种在心里!(原创)

我们从香格里拉出发,原本的计划是一天时间要赶到雨崩村,但是我们到德钦之后没有选择包车,而是等待了两个小时当地班车去往西当村,也因此没有赶上后面的行程。我们在等待去西当的时候吃中饭、买哈达,向当地人请教去敬拜神山的各种问题,不管是佛教用品店的老板娘,或者经营藏餐的小餐馆老板,都好热情的给我们解答神山的各种徒步路线,解释这个过程中会遇到的问题和困难。

在从香格里拉去西当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感受也最多,和对丽江的感觉完全不同,最主要的变化在于:在与当地人的接触中,沟通交谈的所有气氛和感觉都不一样,当地人那种单纯和质朴的气质非常自然的散发出来,觉得他们并不被金钱和欲望所打扰,内心里充实而宁静,说的所有话都是不带任何目的且自在自得的状态,他们说话的态度诚恳,却不是对陌生人诚恳,而是对他们自己内心的诚恳!每一次这种感受的加强都在挑战我对世俗的认知。这种矛盾的感受和交流过程把我此行的目的一次又一次洗刷,我究竟为什么来梅里雪山?我真的信神吗?

我们到西当村以后,已经没有车可以通往雨崩村,在当地客栈老板的口中,才知道有交通管制,这是我和朋友此行唯一一次不达预期的行程。

和在客栈一起住的一位司机师傅聊天,他说这几天天气都很晴,我们要是在飞来寺或者雨崩村估计都能看到日照金山。可是我们遥望着对面山顶的飞来寺和藏在大山背后的卡瓦格博,很无奈。藏民都说,要看到神圣的卡瓦格博不止是需要运气,更需要的是虔诚!

当晚我在西当的客栈房顶再次仰望星空的时候,孤独彻底袭击了我,是因为我不够虔诚吗?是因为我对神抱有怀疑吗?是因为我对神的敬拜太少了吗?还是只是攻略没有做好?

就连产生这样的疑问在日常生活中也很不常见,不是吗?谁会在孤独的时候质疑自己与神的关系呢?

梅里徒步记1:把神迹种在心里!(原创)

第二天客栈的老板帮我们拦到一辆顺风车,我们终于可以进到雨崩村,从西当到雨崩的路况非常糟糕,全四驱车才能翻过那个垭口,我坐在车的副驾驶位置感受着那份颠簸,比在虎跳峡骑马还要严重的颠簸!

与这一段车路相伴的有盛开的杜鹃花,有美丽树挂的松树,有无数的经幡引路,有司机大哥的藏族神曲,有近在眼前的神山!以前藏民朝圣的转山路是不通汽车的,所有到雨崩的路都需要步行,如今已经可以通车进入,我很惊叹,没有一丝一毫觉得这是科技与金钱的力量,而是不自觉地开始学着双手合十,感谢神山,与所有遇到的人说:扎西德勒!

我们刚到雨崩的时候,遇到三位从甘肃来的驴友,建议我们一起先去冰湖,来回17公里左右,住一晚,第二天去神瀑,距离更近,然后可以继续徒步到尼龙,这样做体力的安排比较合理。

于是第一天去往冰湖的徒步开始了,前面从雨崩上村进入爬山的路很好走,我们五个人还有说有笑,感觉是用游山玩水的心态在看风景而已。进入爬山的路以后,他们三人就体力不支跟不上我们了,我们在等他们的过程中渐渐只能闻其声而不见其人,最后沟通的时候其中一个大哥说:“你们俩简直变态!”

我简直是太开心了,居然也有人称赞我的体力是“变态”级别,感觉在虎跳峡丢下的面子突然挣了回来,人嘛,知道高山仰止,也不用妄自菲薄!想起在虎跳峡遇到送手仗的小伙,就觉得很暖心,对此后更长的徒步之路也更有信心。

梅里徒步记1:把神迹种在心里!(原创)

去往冰湖的路途,总的路程有三段,第一段我统称为爬山的路,比较陡,海拔高度至少3000米左右,也是比较考验体力的一段;第二段我认为是从观景台到大本营,基本是平路或者下坡,很短,风景无敌;第三段是重新登高去到冰湖,相对第一段路是轻松的,沿途都是盛开的渐变色杜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