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睡过300个女孩的渣男,会遭怎样的报应?(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7日 18:29:44

我叫天,昌平地图,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网上经常有人问,渣男会知道自己渣吗?

我可以坦然地告诉大家,知道!

你们小时候,有抄过作业吗?有偷拿过邻居孩子的玩具吗?很多事情,虽然明知道不对,但还是忍不住想做。

看到漂亮的女孩,我就忍不住想和她睡觉,发生点有趣的事情。谁不喜欢年轻的,灵动的,新鲜的肉体。只是有的人在克制,有的人在放肆。有的人想在年轻的时候,走遍万里山河;有的人想在年轻的时候,一掷千金;而我,只想趁着年轻健壮的身体,多X人,少操心。

我不记得自己睡过多少个女孩了。一个月怎么也不低于10个吧。一年100个,那这些年怎么也有300个吧。

我曾经想过,当我睡到第1000个姑娘的时候,我就洗心革面,浪子回头,然后随便找个姑娘,为人夫,为人父。这真是色情版的一千零一夜。

为了能够准确地记住数量,我曾经会在每次欢愉过后,用小剪子剪下那人的一小撮头发,保存好。不过后来搬家弄丢过一次之后,我也打消了这个想法。管它1000个也好,10000个也罢,人活着开心就好。

这些姑娘,有的是公司刚来的实习妹妹,有的人曾经的老同学,有的是群里的好友;有网上看到照片后,主动送上门的的同类,有不谙世事急需社会教育的傻白甜,有旅行路上碰到的小浪蹄子。

遇到直接的,互发照片,当晚就能在酒店寻欢作乐;遇到麻烦的,还要先在网上假装叫几声老公老婆。

以前,我还有耐心和小姑娘先谈一段时间恋爱,再慢慢地假装擦枪走火;现在,除了床上外,其他步骤都巴不得越快越好。

报应?

怎么可能!

所谓报应,都是弱者给自己找的疗伤理由罢了。

我叫浅,22岁,直发,但是个渣女。

我总是在社交软件上,放自己性感的照片,但我从不主动和男人打招呼。一个姐妹和我说过,高级的猎手,都是等着猎物主动投降。

是啊,男人都是下贱的东西。你越是捧在手心,他越是翅膀硬得要飞起来。你把他踩在脚底,他倒眼巴巴地说喜欢这样。

我见过西装革履的男人,跪在我面前,捧着我的双脚。呵~谁知道,他白天在公司怒斥下属时,是多么威风啊。

我见过穿着亚麻衬衫,戴着眼镜的男生,使着最大的力气,说着最粗鄙的脏话。呵~谁知道,他在朋友面前,是多么一副文质彬彬的小奶狗模样。

半年前,我遇到一个男人,他改变了我的人生,但我并不恨他。我恨的,是两年前遇到那个男人。

我昨晚也遇到了一个男人,他叫天。

他和我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们却配合得愉快。完事之后,他突然看着我说:怎么觉得你有点脸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轻佻地笑了,暧昧地说道:事儿都办完了,还这么嘴甜啊~

他没说什么,自顾自地穿衣服。

见过?当然见过!两年前见过!

也是在这家酒店,也是这个房间。

只是他不会记得。那是我大学毕业后谈的第一段恋爱。我一直以为两个人在一起,见过面,吃过饭,还上了床,肯定就是男女朋友。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还有种可以上床的朋友,叫做炮友。

他不记得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那次,床单被染成了红色。

我叫然,是一名医生。

每天我都会遇到很多病人。作为医生,我对所有的病人都一视同仁,但处于私心,有的病人让我很同情,有的让我厌烦。

有的人在确诊的时候,会嚎啕大哭,然后忍不住给我倾诉自己的故事。这些故事,我已经听过很多种类似的版本,但出于职业素养,我还是会装作耐心的样子。等他们哭闹完,我会告诉他们,只要积极治疗,按时吃药,是可以活很久的。

嗯,大多数时候病人都会很配合,定期来检查。只有一位姑娘,总是隔三差五地才来拿药,每次问道,她也一脸看淡一切的模样。

今天她又来了,画着淡淡地妆。我问她,这次怎么这么准时啊。

她笑着说,以后我都会积极配合治疗的,因为我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我没有问她做了什么,这世上故事最多的,就是病人了。

我接过她的单子,准备核对上面的关键信息:

浅,22岁,HIV阳性,患病史: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