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邂逅非洲草原的原始部落:马赛族异闻(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8日 02:53:55

很早就知道马赛是法国仅次于巴黎的大城市,曾误以为马赛人就是那旮旯的居民。到了非洲大地才知道,有个更彪悍的部族,他们会齐整整举着长矛振臂高呼告诉你:“We are 马赛人!”(个别开小差的会低头将脸上的苍蝇弹掉。 )

马赛人世世代代以畜牧为生,手持长矛或圆棍,国内新闻,身披红布,迎着日出日落,行走在东非大草原上。

耳洞和牙洞是马赛人最闪耀标志里的双子星座。从小敲掉门牙,是为了防止类似癫痫的病情发作时口齿禁闭,以便灌药之用;至于耳洞,应该是我等凡人无法审美趋同的装饰之用。

这也是肯尼亚最原始最古老的部族,至今保留着钻木取火、喝生牛血解渴的传统习俗(真的随身携带小刀和吸管哦)。想想吧,你以为你捧着星巴克在微风中眯起眼睛撩拨头发的姿势很迷人的时候,人家在落日余晖里嘿嘿一笑用吸管直接插在牛身上吸血了好嘛,逼格瞬间拉开八丈远。

我心心念念想现场看看他们喝牛血的生猛样子,于是盯了一个看起来没那么容易爆发的马赛哥们,不停提醒他:“你渴吗?你渴吗?渴了吗?”他用感动而温柔的眼神望着我,摇摇头微微一笑:“谢谢,真的不渴。”

至于钻木取火,这可是眼见为实。钻木取火是他们每天日常的取火方式,也是每一个马赛人必备的生存技能。看着容易,不到一分钟就能轻松取到火种。我跃跃欲试,他便将钻到一半的橄榄木交给我,于是我又将已经开始冒烟的火种给钻熄了。

我郁闷地走出屋外,45°角仰望天空,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点上一支烟。

邂逅非洲草原的原始部落:马赛族异闻(原创)

说到屋子,只能用狭小逼仄来形容。都是部落村子里的人用掺杂了牛粪的泥土堆建,大概一米多高吧,里边生着火,飘着柴烟,每个房间都是巴掌大,没有窗户,黑咕隆咚,待一会就觉得胸闷。门口处处是牛羊粪,苍蝇乱飞。

最不可思议的是苍蝇落到那些孩子的脸上,孩子们都习以为常懒得驱赶,刚开始还以为是痣呢。夸张的时候黑乎乎脏兮兮的脸上叮着四五只苍蝇,肉质仿佛都不新鲜了,就这样张大眼睛望着你,爱莫能助。

马赛人以勇猛著称。他们的成年礼就是猎杀一头狮子,这个传统直到五十多年前保护区成立。但即使现在,若有狮子敢偷袭牛群(不是冯巩那个牛群),他们依然会长矛圆棍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