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鬼缠身(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8日 04:06:03

我叫唐乾坤,爷爷是名白执事说白了,就是活人看日子,给亡人点穴。

我从小就想学爷爷的本事,但是爷爷死活都不肯教我,也不对我说原因。

直到我二十一岁,我偷摸接了一户人家白事,我才知道爷爷为什么不愿意把本事交给我……

那天我正在家睡午觉,忽然听到院子有人在大喊我爷爷的名字,语气十分的着急,我就连忙下床推门走了出去。

只见我家院子里站着一位四十多岁汉子,这人我认识,他是我们村的屠户叫朱老六,我心中纳闷他这大中午跑来我家做什么。

朱老六见到我,就十分急切问我,乾坤你爷爷呢?

我看着朱老六着急的样子,就对他说我爷爷出远门没有在家。

我爷爷昨天接一件白事就出门了,本来我也打算跟爷爷去的,但是那个地方一些远,爷爷就没有让我去,让我留下看家。

我们家只有我和爷爷二人,我妈把我生下来没有几天就去世了,我爸现在则是在外面打工。

朱老六听到我爷爷没有在家,脸上就露出慌乱之色,连忙又问,我爷爷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摇了摇头,说了声不知道,我爷爷出门没有定数,断则三五天,长则半个月。

我看着朱老六着急的样子,有些疑惑,朱老六为什么这么着急找我爷爷,我就问他找我爷爷做什么?

朱老六就来意告诉我了,他说他的儿媳妇死了,想请我爷爷去看看。

我听到这话就愣住了,朱老六儿子半个月前刚结的婚,结婚的日期还是我爷爷给选的,怎么突然就死了。

我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就问他的儿媳妇是怎么死的?

朱老六闪过一丝悲伤,说他的儿媳妇是死于心脏病。

我听完暗自咋舌,朱老六儿媳妇长的听俊俏的,竟然死了。我现在也知道朱老六为什么来找我爷爷了,肯定是请爷爷给他死去儿媳妇点穴的,我就说道:“朱叔虽然我爷爷不在家,但是给亡人点穴,我也会。”

爷爷虽然没有教我他的本事,但是每次他接白事我都会跟去,所以也暗中偷学了一点,给亡人点个穴还是行的。

但是朱老六却马上否认了我的想法,他对我说,我找你爷爷不是为了给我死去的儿媳妇点穴。

听到朱老六这话我又愣住了,不是来找我爷爷点穴,那他来找我爷爷干嘛,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了。

朱老六看到我疑惑样子,就解释一番,他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给死去儿媳妇换寿衣,准备把她放进棺材的时候,她的尸体却变得极其沉重,怎么都抬不起来了,所以我这才着急来找你爷爷,想请他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现在我爷爷不在家,他也不知道去请谁了。

我听完沉吟一会,就对朱老六说,这事我能解决。

尸体抬不动事情,我跟着爷爷见过几次,也知道处理的方法。

朱老六转身看了我一眼,有些怀疑对我说道:“乾坤,你行吗?”

我见朱老六不信我,我就对他说反正他短时间有请不到别的道上人,不如让我去试试。我可以肯定朱老六会同意的。因为这方圆百里就我爷爷一个白执事。

果不其然,朱老六盯着我看了一会,就对着点我了下头,说了声好,同意我去试一试。

我见朱老六答应,就跑进屋子拿出一个箱子,跟着朱老六去了他家。

到了朱老六家,就见到他们家院子中摆着一具黑色棺材,散发着凝重的油漆味,我打量了一下棺材,就跟着朱老六走进了堂屋。

堂屋里面就有两个人,一个是朱老六的媳妇,一个是他的儿子,看来朱老六没有把他儿媳妇的死讯给公布出去,不然的话,屋子不会这么冷清。

朱老六的媳妇见到朱老六就问唐老先生怎么没有来?

朱老六就把我爷爷没有在家消息告诉他的媳妇。

朱老六媳妇听到我爷爷不在家的消息和朱老六的反应一样,都变得慌乱了起来。

我见朱老六媳妇慌张不成了个样子,就开口说了声,婶子你别慌,虽然我爷爷不在家,但是你们家事情我也能解决。

朱老六媳妇怀疑看了我一眼,我也没有在意,就让朱老六带我去看他儿媳妇的尸体。

朱老六就领着我走进一处偏房,我一进门就感觉到一股凉意,我的汗毛瞬间就竖了起来。

房间的布置非常的简单,就一张床,朱老六的儿媳妇就躺在上面。

朱老六就让我赶紧看看他儿媳妇尸体是怎么回事。

我就走了过去,仔细观察起来朱老六的儿媳妇,发现朱老六儿媳妇的额头上有一团黑气,这黑气是怨气,一般人看不到,我之所以能看到,是因为我命格弱,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这也是爷爷接白事把我带在身边的原因。

朱老六他们之所以搬不动这具尸体,就是因为尸体额头上的怨气,不过这么重怨气不像是一个人病死之人应该有的,只有凶死之人才会有这么重的怨气,看来这朱老六对我说了谎。

我就猛地转过了身子,昌平招聘,看向朱老六问道:“朱叔你给我说实话,你家儿媳妇到底是怎么死的?”

朱老六见到我样子,迟疑一会还是说他的儿媳妇是死于心脏病。

我见朱老六还不对我说实话,对他说他们家事我不管了。

朱老六听我不管他们家事了,顿时就急了,连忙拉住我胳膊对我说,他的媳妇真是死于心脏病,他真没有骗我。

我见朱老六着急的样子,不像说的是假话,心中疑惑,难道我猜错了,朱老六家的儿媳妇真的是死于心脏病,可是为什么他儿媳妇的怨气会那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