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情感故事:别了老公,别了闺蜜!你们太脏!(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8日 06:38:08

开着夜灯的房间有些昏暗,猛烈的撞击声在半空中回荡。

卧室内,皮带,裤子,衬衣……扔的遍地都是。

一个男人浑身赤果,正站在床边努力耕耘,空气中弥漫着情、欲的味道。

女人穿着一袭黑色的丝质睡裙,跪趴在床上,双手死死的抓着眼前的床单。

身后传来的猛烈撞击,让她咬着嘴唇,纤腰像是风中的树枝,柔弱的摇摆着。

“墨清,你费尽心思讨好我妈,不就是为了上我的床,现在摆出这么一副贞洁烈女的样给谁看。”

墨清咬紧牙关一言不发,结婚三年了,每一次他们欢爱,他总是要竭尽所能的羞辱她,折磨她。

而她大概是真的犯贱,居然就这么心甘情愿的忍了下来,一忍就是三年。

身后,丁方澈感觉到了女人走神了,于是狠狠的向前一撞。

“你还走神,我是你能随意应付的吗?给我叫。”

他一边说着,一边疯狂的撞击着墨清。

墨清感觉到小腹隐隐作痛,她很清楚,她不能反抗,每一次反抗,换来的都是他残暴的对待。

换成以前她还会咬紧牙关不松口,但是现在她不敢。

她的手不由自主的覆上了肚子,然后顺从的放软了身子,她的声音被他冲撞的破碎不堪。

丁方澈听到了她断断续续的声音,这还是结婚三年来,她第一次这么乖乖听话。

以往总是被他折磨的不行,忍不住的时候才会惨叫几声。

这么柔媚的低吟,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丁方澈只觉得心头火烧得厉害。

他抬手拍了一下她的屁、股,然后俯身握住了她胸前的浑圆,用力的揉捏。

“女人,你可真够紧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处。白天看你端庄大方,晚上怎么就这么骚,你这叫声可比夜总会里面那些台柱子叫的好听多了,以后别想偷懒,不出力就得出声。”

墨清听到他这番话,眼睛被泪水模糊的什么都看不见。

她是他的妻子,但是在他眼里却得不到任何应有的尊重。

丁方澈见她不回答,于是又加重了力度。

“回答我,听到没有。”

墨清被他顶的惊叫出声,强忍泪水说道。

“听到了。”

丁方澈听到了她的回答,还算满意,抱着她滚上了床。

他箍着她的腰,像打桩机一样用力挺进,墨清的声音越发的支离破碎。

小腹的疼痛越来越清晰,丁方澈每次在要她的时候,都会将她折磨的遍体鳞伤,让她一两天下不了床。

墨清伸手到小腹处,宝宝,你一定要坚强,过了今晚,妈妈带你离开这里。

丁方澈不知道在墨清身上驰骋了多久,终于低吼了一声,在她体内释放了出来。

顶峰的颤抖过后,丁方澈干脆利落的从墨清的身体里退了出来,面带嫌弃的向卫生间走去。

墨清看着他的背影,一阵恍惚,她知道他有洁癖,所以每每完事后都要去清洗。

只是不知道,他在和余一潇做完之后,他也会这样将余一潇扔在床上,然后自己马不停蹄的去清理吗?

肯定不会吧,墨清自嘲的笑了笑。

她一直以为虽然他不爱她,并且还十分恨她,但是还好,他只有她这么一个女人。

但是现在看来,这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丁方澈你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居然能让两个女人的肚子同时发芽。

想到这里,一直酝酿在她心里的那句话,脱口而出。

“方澈,我们离婚吧。”

丁方澈走到卫生间门口,闻言停住了脚步。

他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墨清。

“女人,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他大步向墨清走过来,声音里带着怒气。

墨清苦笑,每次都是这样,他从来都不会认真的等她把话说完。

而墨清的苦笑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她的脖子就被丁方澈掐住。

“墨清,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对潇潇起什么歪心思,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墨清被他掐住脖子,脸憋得通红,她努力的站起来.

丁方澈一直等到她憋的翻白眼,才缓缓的松开手,她一下子跌坐在床上,捂着脖子剧烈咳嗽起来。

丁方澈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很是鄙夷的转过身,对于这样的心机表,压根就不用有什么同情。

墨清不是瞎子,自然看见了他的鄙夷。

呵,她怎么忘了。

在丁方澈眼里,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心机表,总是欺负余一潇这只楚楚可怜的小白兔。

可是他想过没有,她堂堂丁氏集团的总裁夫人,是得多吃饱了撑的,去对付余一潇那个破落户家的女儿。

“方澈,我说真的,我们离婚吧,我累了。”

墨清哑着嗓子,抬头静静的看着丁方澈。

丁方澈再次顿住,只不过这次他没有转身。

“墨清,记着这是你说的话,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

墨清无力的勾了勾嘴角,她就知道,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

而丁方澈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里有一股无名火,在熊熊的燃烧。

他走进了浴室,然后将门重重的甩上。

墨清听到了那砰的摔门声,抬头将眼里的泪水逼了回去。

突然浴室的门又被打开,丁方澈的声音传了出来。

“明天记得吃药,我可不想离婚之后,你再带着个孩子回来,告诉我那个孩子是我的,不然我一定会把那孩子给掐死的。”

墨清听到他的这句话,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下来。

“知道了。”

她强忍住哽咽,声音平静的说道。

“砰!”

浴室的门被猛力甩上。

墨清将头埋进了被子里,发出闷闷的哭声。

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

“宝宝,宝宝,对不起,都是妈妈没用,让你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上,就被爸爸嫌弃。”

她的眼泪打湿了被子,像是要将这三年来所压抑的痛苦,完全发泄出来。

突然她身后传来浴室门打开的声音,她慌忙抹了一把眼泪,闭上眼睛装睡。

她感觉到身后的床凹下去一块,丁方澈的气息传了过来。

墨清的身子紧紧的绷着,她真的很害怕丁方澈会再要她一次。

以前不是没有过那种情况,丁方澈觉得折磨她,折磨的不够狠,所以清洗完之后会再来一次。

但是现在她的身体状况,绝对承受不了第二次欢爱。

不过丁方澈今晚显然没打算再对她做什么,因为她身后很快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墨清又等了会儿,才僵直着身子转过头,看着睡着了的丁方澈。

月光打在他的脸上,熟睡中的他看起来英俊无害,宽厚的臂膀仿佛是一个最坚实的避风港。

只是可惜这个避风港不是她的。

墨清收回了目光,转过了身,静静的将她自己蜷缩成一团,睡在了床边。

睡梦中,她迷迷糊糊的看见了过去的她,那时的她青春阳光的仿佛另外一个人。

哪像现在心如死灰,每天过的像一具行尸走肉。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拜丁方澈所赐,只是若能重来一回,她还是会义无反顾的选择救他。

那是七年前,一个特别的夜晚……

“墨墨,这么晚了,咱们等会怎么回宿舍呀?”

余一潇的声音,像一只受了惊的小白兔。

“潇潇,你放心吧,我已经和宿管阿姨说好了,今晚就不回去了。”

墨清朝着余一潇眨了眨眼,满眼的狡黠。

余一潇听她这么说,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墨墨,宿管阿姨那么变态,你是怎么说动她的?”

墨清闻言,得意的扬了扬头。

“我是谁,我可是墨清啊。”

余一潇看着她那自信的样子,眼睛里满是羡慕和失落。

是啊,她可是墨清,家里条件优越,还是学校里有名的天才少女,16岁就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大学,万众瞩目。

墨清没有察觉到余一潇的情绪,仍旧拉着她的手向山上走去。

“潇潇,你快点啦,再晚就看不到流星雨,许不了愿了。”

余一潇向后抽了抽手,她可不想去看什么流星雨,许什么狗屁愿望。

反正不管怎么许愿,她始终是赌鬼和餐馆洗碗工的女儿。

“潇潇,你怎么……”

墨清感觉到余一潇的挣扎,于是赶紧转过身问道。

只是她话还没有说完,身后就传来了跑车的轰鸣。

跑车疾驰而过,紧接着风沙和灰尘扑面而来,搞得她们满头满脸都是。

“啊呸。”

墨清跺着脚,吐着嘴里的沙子。

“真扫兴,搞得浑身脏兮兮,潇潇,我们还是回去吧?”

余一潇听到墨清这么说,伸手握住墨清的手,嘟嘴卖萌,撒娇的说道:“墨墨,可是人家还想去许愿呢。”

“潇潇,你瞧瞧咱们现在浑身是土,我担心幸运星把咱俩当成土包子给发配了!”

“发配了更好,我早就想重新回炉重造。”

余一潇瘪瘪嘴巴,好像对她的出身很不满。

“幸运星,您听到了吗?快把潇潇重……咳咳……”

墨清双手放在嘴旁,做出小喇叭的手势大声喊着,只是她还没有喊完,灰尘再一次袭来。

一辆骚气的白色跑车,从俩人身边呼啸而过。

“现在的富二代太特妈猖狂了,在山上,还开这么快,不要命了?”

墨清的话音刚落,前面就传来了巨大的声响。

“轰!”

“糟了,出事了。”

墨清简直想给自己一巴掌。

乌鸦嘴!

她拔腿向前冲去,却被余一潇死死拉住。

“墨清,我怕。”

余一潇吓得小脸惨白,浑身直哆嗦。

墨清转身看向她,抬手拍了拍余一潇的肩膀

“潇潇别怕,你在这里待着,我去看看。”

“不,你别去,危险。”

余一潇死死的抓着墨清的手臂,不让她走。

墨清心里很清楚,前面一定发生车祸了。

事故一旦发生,早一分钟可能都会拯救一条性命

“潇潇,没事的,我就是去看看,不会有什么危险。”

墨清再一次强调她不会有危险,抽出被余一潇握着的手臂,转身朝着前面跑去。

余一潇看着墨清跑开,忽然想到什么。

她暗暗的低咒了一声。

“墨清,你还真的是好心计。”

她跺了跺脚,快速的追上去,她绝对不能让这次的机会,被墨清抢走。

余一潇紧赶慢赶,总算到了车祸现场。

可她刚到现场,吓得腿都软了,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太惨了。

一地的铁片、玻璃渣和油渍……

不远处那辆白色跑车,四轮朝天燃着熊熊大火,随时有爆炸的可能。

墨清正站在那辆跑车旁边,吃力的拖着车里的男人。

“墨墨,你快回来,这车要爆炸了。”

余一潇站在原地,一步也不敢向前。

她虽然说是想要回炉重造,可是那不过是说着玩玩,真让她冲上去送死,她可没那个胆子。

墨清听到了她的喊声,扭头对着她喊道。

“潇潇,快过来帮忙,这个人还有呼吸。”

但是余一潇只是站在那里,远远的看着,脚像生了根一般。

直到墨清将人拖到离她只有几步路了,她才冲上前帮忙。

而她们刚离开车子十米左右,那跑车就炸了。

墨清下意识的,将余一潇和地上这位血葫芦给护住了。

男人被剧烈的爆炸声给惊醒,只是他的眼睛被血糊住,什么都看不见。

他隐约的闻到一股香气,淡雅却又香气袭人,然后他又晕过去了。

余一潇在爆炸声过去很久,才慢慢从男人的背后探出脑袋。

当她看见墨清脸色苍白,手臂上嵌着一个铁片后,惊呼出声。

“墨墨,你、你的手臂!”

墨清冲着她笑了笑,努力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她说道。

“潇潇,我没事,就是运气不大好被铁片扎到了,你快打电话叫救护车,我等会一定要好好对着幸运星许个愿,以后可别这么倒霉了。”

余一潇这才反应过来,急匆匆的掏出手机打电话。

山上那四辆跑车,在听到这个爆炸声后,快速从山顶上冲下来了。

四辆跑车齐刷刷的停在她们面前,余一潇震惊的话都不会说了。

直到电话那头传来了,急救中心工作人员愤怒的声音,她才回过神来。

跑车上下来的三男一女,他们看都没看余一潇一眼,急匆匆的跑到墨清身边,焦急的询问那个男人的情况。

墨清半蹲在地上,今日国内新闻,强忍着疼,看向那些人。

“你们冷静点,他还有呼吸,我朋友在打120了,等会儿救护车就来了。”

墨清说完,转头看向余一潇,继续说道:“潇潇,扶我起来。”

余一潇打完急救电话之后,赶紧上前,将墨清从地上扶起来。

墨清整个左臂都麻木了,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

那个女生并没有听墨清的,而是焦急的指挥道。

“哥,你和亲爱的,把方澈哥抬我车上,我车技好,先开车把方澈哥送去医院。”

两个男生闻声而动,但是却被墨清厉声吼住了。

“不行,谁都不能动他,现在还不清楚情况,万一造成二次伤害怎么办?”

那女生猛地抬头看着墨清,眼里满是警惕。

“你是谁,想害死我方澈哥吗,他现在很危险,必须快点送医院。”

墨清只觉得天旋地转,手臂的疼痛阵阵传来,听到那个女人这么说,她头都开始疼了。

“是他自己作死,又不是我让他翻车的,你要是想让他死,就尽管动他。”

她话音刚落,就感觉眼前一黑,然后头一歪,晕了过去。

她昏迷前最后的意识,这男人真帅,她只知道救了一个帅哥,哪里还知道向幸运星许愿。

墨清梦到这里,脸上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只是下一秒,她整个人就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