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东坡吟啸定风波,千年传音万里行。小可不思圣贤志,春风不渡可怜人。(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8日 06:44:01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宋代: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东坡吟啸定风波,千年传音万里行。小可不思圣贤志,春风不渡可怜人。(原创)

这一首词没有成为初高中必修实在有失偏颇,相对于很多儿女情长的靡靡之音,这首词的曲调完全升华成了笑傲江湖式的浪子情怀。作为一个初高中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这一首词应该是有激励作用的,不仅教人如何去看待逆境,昌平旅游,也教人如何用阔达的胸襟去丈量世界,导人向阳,直面阴雨。我记得有一首歌胡歌唱的《六月的雨》,歌词有这么一句“一场雨把我困在这里,你冷漠的表情,就像这六月的雨”,在这一首歌中完全脱离不了饮食男女的那种缠绵悱恻,相较之下,不甚唏嘘。我也希望不论是男女,都应该采取积极面对,走出困境的心态而不是要死要活的爱情,因为最解释不清楚也就是所谓的爱情,唯一能解释爱情的也就是坚毅的内心。

关于整首词的一个基本内容解释——情景是苏轼和同行仆人在一场雨中,仆人们先拿着伞走,苏轼自己搞得很随意,很多人觉得这样显得很狼狈,他却不以为然。然后这首词就像是内心独白一样的问世了,“不要去听雨滴穿透树林打在树叶上的声音,还不如自己大声的吟唱,慢慢的像散步一样,没有什么可着急的。拄着竹杖,穿着草鞋,比起骑马我觉得方便得多,有什么可担忧顾虑的?蓑衣在身,任凭风吹雨打,烟雨不散我照样过一生。(有人可能觉得我说的是醉话)微风拂过,带着寒意也吹散了我的酒意,稍微感觉有点冷,山头上的斜阳却立刻迎了上来。这时候再回头去看看之前走过来的风雨萧瑟的地方,我信步归去,何必管它是风雨萧瑟还是放晴呢?(反正下雨我不怕,放晴我也不是很喜)”

人生过程中,我们无法保证下一步的处境,也无法改变现在的情况,只要信步往前,不惧艰险,不困于风雨,不喜看斜阳,因为这些都是过程。过程的美好经历我们会享受,但是享受的时候不是在过程中,这就是爱情比成就更像是蜜罐毒药的原因。人有追求美好的天性,也有趋利避害的天性,也就是因此出现很多的偷懒,好逸恶劳等等,这才是正常的,做一个逆境中挣扎的人才不正常,成功才是不正常。出现这个观念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这两句话,“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我不做解释,因为我心里尚不知我的可耻得不到通行为什么也没有墓志铭.......

2019年5月24日,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