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2019年春天已来,梭罗说:世界的启示在荒野(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8日 14:40:55

2019年春天已来,梭罗说:世界的启示在荒野(原创)

我希望能够远走,

逃离我的所知,

逃离我的所有。

——费尔南多·佩索阿《不安之书》

2019年春天已来,梭罗说:世界的启示在荒野(原创)

我的一位朋友,问她12岁的女儿,如果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在大城市,生活丰富而繁忙,另一个是在山村乡野,宁静但单调,你会选哪一个?女儿回答,我选在山村,不过,得有WIFI。

朋友说,你看,这一代人跟我们完全不一样,没有生活压力(家里有户外品牌公司),对物质的要求也没那么多,但他们有自己的精神要求,既需要自然,也需要网络。


越是现代社会,人越需要自然这个逃离出口。所以有了梭罗历久弥新的《瓦尔登湖》。他说,世界的启示在荒野。


2019年春天已来,梭罗说:世界的启示在荒野(原创)

而在中国,我们内在的需求,可能不是荒野,而是郊野、田野。我的一位师友,中央美院的董梅老师说,中国人的田园精神,有家有人有社。比如陶渊明,他会有东皋有西畴。


在她看来,现代人的逃离,本质上是一种对认同和归属的表达方式。你在花草树木植物里找到逃离感,是因为你有归属,你在其中找到安慰找到慰籍。


你也可以逃逸到时间里,逃逸到时间深处。陶渊明在自己院子里散步的时候,在种树、种菊、种菜的时候,他找到了自然的同类,当他悠悠望白云,怀古一何深的时候,他可能找到了古今的精神知己。


身为这个大时代的小访客,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个精神逃离的出口,借以平衡生活与灵魂。它可以是开始一段新旅行,学习一个新技能,投入一段新关系,或者在一个特别的空间度过一段特别的时间。


而这,也正是英国独立户外创意生活杂志书《Another Escape》想带给我们的启示。它直译为“另一种逃离”,实质精神则是“A Creative Exploration”,“创造性探索”。

《物外01:另一种逃离》

2019年春天已来,梭罗说:世界的启示在荒野(原创)

点击▲拥有Another Escape中文首发本

《物外01:另一种逃离》


以下节选的书中一些充满激情的人和他们有趣的故事,也许可以帮您按下暂停键,站在世俗的另一面,重新审视自我和生活。

你的生活取决于你每天做的事情

住在森林的小木屋里可能很刺激,但这种生活方式往往被过于浪漫化。34岁的小学教师雅各布,从16岁第一次住进小木屋以后,几年间住遍了附近森林里的所有小屋,并萌生了自己建造木屋的想法。现在,他一边定居在波士顿,一边开始设计和建造自己的第5个小木屋。书里,他向我们回忆起小木屋生活的美好与挫败。

“砍柴,担水。砍柴,担水。住在这些没电没水的小木屋里有多少快乐,就有多少痛苦。”

2019年春天已来,梭罗说:世界的启示在荒野(原创)

想象一下,想烧水做饭要先跋涉,穿过林子去河边打水;然后生火,要提前砍树、堆放干燥和劈柴;还有洗碗、洗衣服、洗澡……在小木屋里,最基本的舒适生活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不过,雅各布认为,这种生活方式的吸引力正在于它的难度。它迫使人专注,而专注能带来满足。

2019年春天已来,梭罗说:世界的启示在荒野(原创)

白天在租来的办公桌、咖啡馆制作动画,夜晚露营森林,什泰夫已经持续这种生活很久了,大家叫他“数码游牧民”。改变发生在他公寓租约快到期的时候,白天为别人打工,晚上回到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房子,他开始质疑一切。“我并不是不快乐,我只是有很多疑惑。”对自然的热爱促使他做出决定,尝试一个月的户外生活。

在城市附近的林地里,他搭起帐篷或吊床,支起小锅点燃篝火,在星空下过夜。他一开始就打定主意:一旦觉得不好玩,就搬回公寓;一旦觉得太冷或太悲惨,就打包回家。可是,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很长时间过去了,他还在露营。

“很多人认为我肯定是反社会的,其实我只是过自己的生活,把它过成我想要的样子而已。到后来,我反倒更加融入社会了。”什泰夫说,“每个人都理解回归自然和在大自然中度过更多时间的好处,只要能平衡,不走向某个极端,适度的都是合适的。”

2019年春天已来,梭罗说:世界的启示在荒野(原创)

永远不要回避自己的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