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夜半三更,佳人有约,骇然发现她的身上长满了尸斑......(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08:41:17

我姓唐,单名一个宋,出生在黔南一个边远的山区里。

我爷爷叫唐秦,我父亲叫唐汉,他们都是村里的赤脚医生。

正因为从小受他们二人的影响,我一直想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受人敬重。

可惜天不遂人愿,我大学毕业两年,都没有找到正儿八经的工作。

迫于生计,于是我在昌义街八号开了个八号诊所。

昌义街八号,是这附近一带出了名的鬼铺。

据说,凡是租下这间铺面的老板,最多活不过三个月。至于原因嘛,我没有特意去打听,因为我是医生,我不信邪,我更不相信这些被传得似真似假的灵异事件。

我所在乎的是昌义街八号的房租,远远的低于其他铺面。

用极少的成本开了八号诊所,并不代表我的生意自此一帆风顺。

昌义街八号“鬼铺”这个地方臭名远扬,所以平日里敢亲自来我诊所看病的人并不多。

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我开始效仿外卖“送货”上门。

平日里如果有人生病,只要一个电话,我就会提着药箱,准时赶过去。

就在刚刚,我又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一个女人用冰冷的声音告诉我,让我凌晨三点准时去一趟富贵花园A栋107。

这电话来得让我觉得有些蹊跷。

一来,八号诊所距离富贵花园有十几公里的路程,路远又绕。

二来,富贵花园里面都是独栋别墅,生活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她为什么会打电话预约我,让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医生上门服务?

三来,对方选择的时间很有问题,强调就诊的时间是半夜三点。半夜三点是人一天最累的时候,换作别人这个时候早就已经上床休息了。

综上三点虽然心里面觉得这件事情有点蹊跷,可我终究抵挡不住对方开出来的高额报酬。

为了不错过这单从业以来利润最丰厚的生意,我背着药箱,早早的就来到了富贵花园外。等快到凌晨三点的时候,我带着一丝紧张,叩响了107号房的房门。

房门打开,一个脸蛋精致,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只扫了对方一眼,就开口对着女人说道:“你好,我叫唐宋。请问是你打电话预约了医生吗?”

“是我!刚好三点,你来的挺准时。”

“做我们医生这一行,治病救人可不能有半点的马虎,自然刻不容缓!”我笑了笑,接着问:“请问是哪位需要就医?”

“先进来再说吧,屋里面就我一个人。”

“哦,”我简单的应了一声,跟在女人的身后,来到了宽敞的客厅中。

客厅的布局和格调都还不错,但稍稍让我感到有点不舒服的是,客厅的空调温度开得似乎很低,走进客厅,感觉就像是突然走进了密不透风的森林里。

在女人的示意下,我坐到了沙发上。

刚坐下来,我的视线就无意间的落在了女人雪白的脖颈上。女人的脖子上,有一块红斑,红斑呈块状,二指大。被雪白的皮肤映衬得异常的显眼。

“咳.....”见到女人看向我,我轻咳了一声,连忙带着一丝好奇对着女人轻声问道:“能大概说一下你的症状吗?”

“我身上今晚突然长了一种红斑,这种红斑呈块状,主要分布在我的后背上。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治?”

“红斑?”我皱了皱眉头,又扫了一眼她的脖子问道:“方便让我看一下吗?”

我的这一句话话音刚刚落下,女人就背过身体,退下了单薄了睡衣,然后将整个背部全部暴露在我的视线中。

瞧清楚了女人背上的情况,我的心微微一怔,想到了一种完全不应该出现在活人身上的东西。

“怎么样?我身上红斑你能治吗?”她冷冷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中,令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望闻问切,光是看还不能判断出症状,如果方便能让我摸摸吗?”犹豫了片刻,我对着女人轻声问道。

“请便!”她依然冷冷的开口说道,面无表情。

我伸手朝着她的背部摸去,很快,我的手接触到了她的皮肤,她的皮肤显得非常的冰凉,冰凉得我的手刚刚碰触到她的皮肤,就感到有一股寒气钻进到了我的身体中。

强忍着心中的疑惑,我将食指和中指放在了一块红斑上,用力挤压过后发现红斑的颜色稍稍变浅。手指移开,很快红斑又恢复到了原状。

“这不应该呀!”我收回了手,紧紧的皱起了眉头,脑子里在快速的搜索,不管是在现实生活里还是在医学文献里,都没有见过活人长这种红斑的案例。。

“什么不应该?你别打哑谜了,有事请你直说。”

“通过我的初步判断,你背上生长的红斑不是普通的斑点,而是尸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语速放得很慢,几乎一字一顿。

说完话,我还特意去看了看女人的表情。见到女人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我才跟着说道:“才死不久的人,因为血液不再流动,凝固的血液使尸体的表面出现一种红斑,这种红斑就是尸斑。尸斑一般出现在尸体的身上,现在在你这个活人的身上发现了尸斑,着实让我有些难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