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也不知道说滴啥 之二(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10:46:33

事情呢!还得从去年夏天开始讲。那天,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接了之后,是个陌生男人,说:“我是你二哥。”我说:“二哥?没听出来,您哪位?”他说:“你二哥,老吴家二哥!”我......他“老吴家,吴有仁。”我略微一愣,马上说:“哦哦!二哥啊!”心想这么多年都没见面了,冷不丁还想不起来了!他问我是不是在鞍山,我说是,他说过两天来鞍山找我,有点事,我说好。几天之后,他真来了。不是仅仅他自己,他还带来个人,个子不高,五十多岁的年纪,长头发后面梳着马尾,瞅着文质彬彬的,就是衣服显得不合身,裤子有点短,衣服还有点长,看起来怪怪的。吴老二倒没咋变样,虽然留着胡子,但也显得比他实际年龄年轻。我找了一家饭店,点了几个菜,三人边喝边聊。吴老二让我叫那个男人黄哥,我说黄哥哪里人?他说福建南平。我说黄哥好,黄哥略微点头。我说初次见面,干一杯,仨人干了一杯。然后就有一句没一句的开唠!喝的也差不多了,吴老二也没说找我到底啥事。我就按耐不住,问,二哥来鞍山呢!是不是有啥事啊?吴老二放下筷子,说,是有事。接着说,需要你帮忙。我说,没问题啊二哥!兄弟虽然没啥大能耐,跑个道啥的还是没问题的。心里说,不借钱咋地都行。吴老二说,我这位黄哥,需要在你这安顿几天,你看行不?我略一沉吟,嗯!没问题,我负责找个宾馆。吴老二说,不能住宾馆,要跟你一起住。我?我刚要问为什么。吴老二一摆手,说,兄弟,你知道你黄哥是谁不?我说不知道啊!吴老二朝着黄哥微微一笑,黄哥接着说:“在下黄裳”。我说哦。吴老二嘿嘿嘿干笑了几声,说,黄哥你继续。黄哥说,我编撰了一本书,叫《万寿道藏》。我又说,哦!实际我有点蒙圈了!吴老二拍拍我说,兄弟,你应该也没少读书啊!你还没想起来这位黄哥是谁?我心头一震,点了颗烟,昌平地图,深深滴吸了一口,说:黄哥,你是福建南平的黄裳?你是写了九阴真经的黄裳?我说完这话,冒了一身冷汗,我赶脚我遇到精神病了。不但遇到精神病,而且被两个精神病还骗了一顿饭。磕碜啊!我后悔啊,接完吴老二电话,咋就不跟老家的人打听打听,吴老二这些年啥样呢?他小时候就神神叨叨的,现在倒好,彻底精神病了!我正胡思乱想呢,吴老二说,他就是黄裳,不过,九阴真经还没写完,将来会写完,呵呵呵呵!然后又说,兄弟,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是精神病?我苦笑,哪里哪里!吴老二跟黄裳说,这样吧!你显示一下,要不然我这兄弟还得以为咱俩胡说八道呢!我心中暗道,你们想咋证明啊?我咋就不带俩人一起出来呢?要不要报案呢?卧槽!真特么活见鬼!埋汰人都说脑袋叫驴踢了!以后,别人埋汰我,会不会说被精神病骗了一顿酒,问题是,贵贱这也不是个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