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风泥水鳅,化地为龙(插曲篇)(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14:44:53

一日,纯阳子驾雾路过一无名山,峰峦叠翠,风光险秀,心中喜爱,便下去观瞧,忽见一处山涧有两尾泥鳅,在水里追逐嬉戏,灵性十足,心生一念,忖道,“遇到这两条畜生,也是有缘,不若点化它们,修行化龙,若成正果,岂不美哉?”

纯阳子法力精深,能察人三世,于是收敛神通,不去卜算这两尾泥鳅日后修行琐事,一伸手指,虚空将灵力注入它们体内。

这两尾泥鳅,多了心窍,自然欢喜,肯求纯阳子指点。

纯阳子微哂,将它们起名为吕田,吕火。

告知它们两条修行之路,只可取一。其一,赠千年阳寿,保其不死,须藏匿地下,以身为引,通地下之水,千年如一日,时辰一到,自然可以化龙。

其二,化成人形,进入浊界,入世而修,岁月可长可短,全凭造化悟性,短则三百年,长则漫漫无期矣。

吕田道,弟子自幼山野长大,听人讲那花花世界,羡慕不已,仙师可将我带到那人间界,观那世态炎凉,弟子愿意入世修行。

纯阳子看着吕火,问道,“吕火,你愿选哪种?”

吕火道,“既然吕田兄长选择入世,弟子愿循规蹈矩,在地下修行千年,以待功成之日。”

纯阳子点头道,“咦,既然你们选好了,便随我来!”拂尘一甩,一身化为二人,一人领着吕田去了花花世界,另一人带着吕火遁入地底。

吕田第一世投胎至一纨绔世家,锦衣玉食,可惜家道中落,偌大产业被争得一干二净,富贵子变成落魄户,虽然悉知自家的诸多不是,依旧奢望能重振家族,以致心力交瘁,在除夕之夜,犯了那心疼病,抻腿而去。

第二世,投胎为一小贩家里,万般辛苦,一步步变成大贾,名贯四海,可惜,后院失火,被结发妻子和那奸夫所害,结果了性命。

第三世,成为一个才子,三岁能诵,七岁便可作诗,才华横溢,早早的中了试,被赐婚于一权贵之家,才子不依,决心娶一名妓,写下绝命诗后,欲和名妓共赴黄泉,然而,时值紧要关头,那名妓惧怕,没有饮下毒酒,只让才子孤身上路。

第四世,成为普通农户的儿子,喜欢书中那才子佳人,羡慕那富贵商贾,一日抵不住诱,做了一富贵人家的书童,刚过几日,主人便猝死了,家人以为不祥,将他打发走,之后,考过功名,做过刀客,贩过私盐,铸过私钱,费尽心神,去追求那富贵生活,可惜命中无缘,皆似那过眼云烟,拿握不住,往往好事将成,总是溜走。

后步履蹒跚,到了古稀之年,直叹天意人心,不可度量,忽见一美须道师,飘然而至,面熟,却又想不起哪里见过,昌平招聘,道师一掌击在他的天灵盖,忽地,忆起三世之事,道师笑问,“可曾绝了这尘世之念?”

他跪下答道,“弟子陷入这浊界不能自拔,肯求仙师再赐我三世,享尽荣华,以悟天道。”

话毕,忽地身形缩小,发现仍在山涧浅水之中,自己仍是一尾泥鳅,口不能言,那繁华世间,终究是大梦一场。

不由得心死意冷,若行尸走肉般,活了十年之久,身形渐大,一日,山壁滑落,将它困于一方水塘,只得往下钻,进入地下。

那地底黑暗阴冷,每日非以地岩摩擦才会暖身,又不知过了多少年,一日,竟听得地面有人唉声叹气,原来时值大旱,地面缺水,它思忖道,“我每日地下胡钻乱窜,知道水脉,不若改通地下水道,在寿终前,也算做做好事。”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引地下水,至一水井中。

县民看到井里又有水涌出,纷纷跪在水井旁,感谢天公,却恰看到一尾巨鳅。

于是为它修庙,尊它为水龙王,香火飨拜。

泥鳅本觉寿限将至,突然又有生气,又察觉自己这身躯,比那县民还大得多,似哪里不妥,又说不出原故。

于是日夜不息,又打通了上百眼水井。全县感其恩德,各地皆修庙宇,它渐感身上生鳞,不禁大骇,难不成,自己受了香火,正修成龙身?

岂知,那造化之功,玄妙无穷,地下水脉水源,流经去处,自有它的道理,泥鳅私自打通地下水道,终于一日引发地陷,造成许多村庄坍塌,于是又有人恶言相加,这泥鳅哪里是救人,分明是想置我们于死地。

继而砸毁庙宇,虽仍有受旱之地,泥鳅也不敢再打通水道,那修行亦是停滞不前,反有倒退迹象。

左右为难,思前想后,道一声罢!罢!罢!当年我于山涧嬉水,何等快活!这世间浊界,与人为伍,徒增烦恼,自然大道,敦是敦非,又岂能以人的立场断决,终是弃之不顾,旱也随它,涝也随它,从另一水道,奔入汪洋大海。

瞧见半空云雾霭霭,顿觉心旷神怡,长啸一声,竟是飞了起来,原来,这修行,与县民是否香火飨拜并无什么关系。

忽地瞧见,一美须道师和一道童立在半空,抚掌大笑,“这吕田入世苦修,今番终于悟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