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1983·秋,长江召唤,我们出发……(游记连载11)(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16:42:20
 10月6日:九江·庐山

    晨,船泊江西九江码头。九江,简称 “浔”,古称浔阳、柴桑、江州,是一座有着2200多年历史的江南文化名城,在长江中下游南岸,鄱阳湖北畔,赣、鄂、皖、湘四省交界处。

    下船后,我们随即刻乘车前往庐山。这时,我们又与小廖小吴汇合了。

    又是雨,且下得正欢,远处不大看得清,有时连咫尺之遥也一片模糊。车行不多会儿,便开始上山。汽车左弯右拐不停地转弯,打旋,爬升,俯冲,其弯度和坡度之大令人惊讶,有时竟能看到斜上方道路的车辆与我们交错而过,让人颇觉惊心动魄而又兴奋不已,陡生一种激情勃发的冒险的满足感。后来听人说上庐山坐车要经过400多个弯道。

    就这样,汽车沿着北山公路盘旋而上,穿岭过涧,蜿蜒曲折,约行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庐山旅游中心——牯岭。这是一片平坦的山腰处的游览区域,海拔1164米,三面环山,一面临谷,素有“云中山城”的美誉。

    一下车,急忙撑开雨伞,然而我们只有一把雨伞,我不得已只得把行李包顶在头上。这还不算倒霉,最气人的要算找寻旅馆,一直找到牯岭街的最尽头。原来我们上当了!在车上,有旅店的人在拉生意,说上面住宿紧张,我们随大流登记了住宿预付了订金。然而到牯岭街一看,随处的旅馆都可以住宿,却无奈走了很长一条街。“奸商啊!”气过后,也只能尽快安顿休息,好在旅馆条件虽一般,却也干净舒适,当然也要“阿Q”一下,直接拿旅馆的床单擦干洗过的脚了。

    午餐后,我们开始游览庐山。

    庐山,又名南障山、天子都,南北狭长25公里,东西宽10公里,山峰多在海拔1100米~1400米之间,常年平均气温在摄氏22度。据说天气晴朗时,能看到山中峰峦四耸、雄奇挺秀、云雾缭绕、壮丽非凡的景象。相传,在商周时期,有匡氏七兄弟,结庐隐居此山,立志终身不仕。周定王召之不见,又专门派使者访,但匡氏七兄弟早已羽化仙去,唯庐尚存。后人因此把此山称为“庐山”,亦称“匡山”或“匡庐”。

    世间事,大约总是祸福参半,甚至是福在祸中,祸在福中。这不,欲将游玩了,雨却下个不停,不得已买的一把伞(买时不知是阳伞),又是上面下大雨,下面下小雨,弄得必须找东西衬在伞骨里面(好狼狈哦)。然而谁知这雨中之庐山,难道就没有一番别的情趣?我们冒雨而行,兴致极好;当然,时间也不让我们闲坐着啊。

    庐山以雄、奇、险、秀闻名于世,为中华十大名山之一。从古代到近代,先有司马迁“南登庐山,观禹所疏九江”,继而陶渊明、李白、白居易、苏轼、王安石、黄庭坚、陆游、朱熹、康有为、胡适、郭沫若等千余文坛巨匠,游览并留墨于庐山。东晋诗人陶渊明弃官不做,归隐柴桑田园(九江附近)后,常游且常写庐山,使之声名日显。他在庐山脚下写了《归园田居(其三)》“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 但使愿无违。”后世,历代文人墨客登临庐山,各抒所长,及至顶峰者为小儿朗朗上口成为千古绝唱,乃大诗人李白之《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还有大词人苏轼《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从牯岭街心公园西行不远,便到了花径。迎首硕大的“花径”辅以“花开山寺,咏留诗人”之对联,使人涌动浪漫的感受。然而时不当春,无以体验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吟咏桃花之妙。白居易任江州(九江)司马时,816年暮春的一天,他登庐山游览,见山上桃花刚刚盛开,而山下桃花已然飘零,感而写就《大林寺桃花》一首:“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后人称此地为“白司马花径”。

    一进入花径,立即被一片美丽景色迷住:花径里郁郁葱葱,古木参天,其间缀一汪绿色小湖,含一枚玲珑小岛,嵌亭台,布山石,植树木,而那多褶的小桥,宛若飘逸的香草。唔,好美哦!但见四周雾霭弥漫,景色朦胧,反把湖岛衬托得分外清朗,像在冬季北方室内瞧玻璃窗花一样。

    沿着左侧湖畔的石板小径随意行走,在大家似乎都惊讶得“呆若木鸡”时,忽而,又欢喜得叫起来,因为我们看见了一片熟悉而亲切的情境——左面稀疏的松木中,有一幢白色的木制小屋,那不就是电影《庐山恋》中“郭凯敏”的母亲居住的房屋么!人人都有倾慕名人心理,尽管当代影星在“花径亭”外算不得什么,但更切近现实,因而也就更显亲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