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斯兰之旅(三)(原创)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31日 14:36:58

(二)康提-努瓦勒埃利耶-埃拉-蒂萨马哈拉马

7月23日,这一天的安排仅仅是康提湖和赶路。

早上退房,司机开车带我们去康提湖。康提城里一如既往堵车。天气有些阴郁,湖光山色也因此大了不少折扣。我们沿湖步行了一段,又坐车上到一个观景台,远远地隔湖眺望了一下著名的佛牙寺。

要出发赶路了,问司机哪儿有厕所,这位大哥不失时机地提出,路上到出城口有个珠宝店,我们就那儿解决吧。结果这珠宝店果然是旅行团必去,门口大巴停满。进去还要安排看录像、参观珠宝制作等。当然机(xiao)智(qi)如我们,啥也没买就出来了。

康提海拔500米,努瓦勒埃利耶海拔2000米,可以想见从康提到努瓦勒埃利耶是怎么一种路。连续发卡弯、仅容两车交会的小路,一度让我想到去年在瑞士山区驾驶的画面。风光也与瑞士有几分相似:挂在山崖的瀑布、绿色草原环绕的村庄,随处可见。

快到努瓦勒埃利耶的高山上,著名的mackwood茶厂就在路边。貌似这也是旅行团必到的一个地方,大客车多,人也多。一位肤色黝黑的貌似印度人的姑娘带领我们参观了红茶制作流程,然后是免费的英式下午茶,红茶配甜点,外面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和2000米海拔带来的寒风,在盛夏的近赤道热带,很有意思的情景组合。

晚上入住中国人开的中国园林酒店,一家民俗型客栈。推窗望湖、房外还有沙发茶几,几个人围桌饮茶,甚是惬意。酒店老板小陈年轻有为,大学毕业就在非洲工作,若干年后项目结束,但他再也难以适应国内生活,遂到斯兰开店。晚上有大厨小陈掌勺,一顿中餐吃得我们感动不已,被斯兰餐食虐待多日的胃总算得到安慰。小陈是四川人,回锅肉自然是一等一的好吃,还有空心菜、茄子等蔬菜,甚至,普通的大白菜也觉得极鲜极美。我们邀请Rajith一起吃,他大呼中餐好吃。他下午开车出去采购来的啤酒(整个斯兰酒类都是专卖的,很难买到,价格贼贵)也是我们大快朵颐非常重要的基础,酒过三巡,国内新闻,甚至Rajith带来佐餐的当地小食——一种玉米饼我们也勇敢尝试了,为什么要叫“勇敢”?因为这种食物是用小学生用过的作业本子纸包装的。

晚上外出采购早餐,因为第二天徒步霍顿平原要4点多起床,在一家小面包店,360卢比(约18元人民币)竟然买了一大堆面包。

7月24日早上5点,司机来酒店接我们。凌晨的浓郁黑暗中,昏黄的车灯照在崎岖的山路上,我们朝霍顿平原(其实该叫高原,海拔2200米)出发了。盘山快到山顶时,突然我们的车爬不上坡了。为了不熄火,Rajith只好让车倒溜。溜到稍微平缓的地方再大油门冲坡。在发卡弯冲坡,真是险象环生。幸亏Rajith为了安全起见让我们全都下车步行了。包车就怕这种车况不好的,看到一辆辆突突车悠然往山顶而去,突然对丰田神车产生了动摇。大名鼎鼎的D4D柴油发动机(陆地巡洋舰、霸道上也是这款)竟然比不上突突车?估计是离合器打滑吧。

到第一道大门口,离售票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凄风冷雨中排队,薄羽绒衣才是合适的穿着。买到票之后,继续开车往公园深处,路上不时可见麋鹿游荡。第二道门查验票据,还要安检,主要是不让一些不环保的东东带进去。但是他们的做法很怪异,比如一瓶水,整瓶完好不让带,但是他们拿刀把标签纸割破拿走,你又可以带进去了。

路线全程9公里,有左环(逆时针)、右环(顺时针)之分,区别仅仅在于你是否想要早点到达“世界尽头”这个景点,要则选择前者,否则后者。行走在高原之上,晨曦渐散,竟然出现了小块蓝天,接着看到了彩虹,然后就是完全放晴。以蓝天白云为背景,似乎处处都漂亮起来。在清新空气中一圈走下来,心旷神怡。



回到车里,坐车下到山脚,已是中午。按计划下午去新西兰牧场,结果午餐后就开始暴雨倾盆。只好作罢,回酒店休息。

7月25日早上,终于吃到了小陈老板亲手做的馒头,还有稀饭和榨菜,水煮鸡蛋,美味得难以形容。上午在酒店附近、湖边闲逛。整体印象是,这是个相当欧式的小镇(据说英国人经营多年),比康提好很多。


美丽的努瓦


中午司机送到NANO-OYA站,买到了开往埃拉的票。据说12点45分是一班相对快一点的火车,就此咨询司机时,他却说,斯兰的火车,没有快车,没有班点。我们买了二等座,无意中却上了三等座,开始了高山茶园火车之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