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女子代发含“伟哥”咖啡遭打假被判赔30万,上游 - 昌平信息网
菜单导航

女子代发含“伟哥”咖啡遭打假被判赔30万,上游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01日 22:00:55

因售卖的“JGHLZ精戈速溶咖啡”(下称:精戈咖啡)被检测出含有西地那非成分,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的姜女士被买家张某起诉,要求“退一赔十”。

精戈咖啡底部包装。     本文图片 受访者提供

去年3月至5月,广西南宁市良庆区人民法院分别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姜女士出售的咖啡为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姜女士未尽审查义务,判决姜女士退还货款并承担十倍惩罚性赔偿,共计30万余元。
姜女士认为,她已尽到审查义务。在提出上诉的同时,姜女士还将供货的齐眉(化名)起诉至法院,要求齐眉来承担上述赔偿。
值得注意的是,齐眉因犯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而这批含有违禁品的咖啡来源尚未查清。齐眉称是从李某某处进货,而李某某于2020年出境去泰国后尚未到案,公安机关正在积极侦查落实的情况。
4月29日,张某就其打假行为回复澎湃新闻称,姜女士网店销售的咖啡系有毒有害食品,且其行为受法律保护和支持。
北京工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新宇认为,姜女士行为不构成犯罪,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其可向提供商品者主张赔偿。

姜女士在微信上向齐眉索要相关手续。

开网店销售“进口咖啡”
姜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她是烟台市牟平区人,家里种了些苹果树和地瓜。为扩大销路,姜女士在市场监管部门注册了家食品店,主要销售自家生产的苹果干和地瓜干。
“我加了一个微商群,有一天看到有个群友在群里发了条广告,说她卖的‘JGHLZ精戈速溶咖啡’销量不错,我就想着反正网店开着的,多卖一样东西就能多挣点钱,我就主动加了她,看看能不能合作。” 姜女士说,这名网友叫齐梅。齐梅给她发了产品介绍、进口报关、检测报告等相关材料。
姜女士提供的照片显示,这款精戈咖啡的包装正面印有“JGHLZ”“Coffee”等英文,背面为英文和泰文,印有生产日期、保质期,还贴有防伪标识和产品中文标签。其中,昌平新闻网,中文标签印有净含量(12克×12包)、原产国(泰国)、配料(阿拉比卡咖啡粉、黑姜提取物、枸杞提取物、糖果、植脂末、海洋鱼低聚肽粉)、代理商(昆明宗盈创亿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宗盈公司)、地址和营养成分表等信息。
而在精戈咖啡的产品宣传介绍中,出现了“你不是真的不行,是你没用过泰国精戈咖啡”“时间和硬度都翻倍了”等暗示该产品有“壮阳”功效的表述。对此,姜女士解释称,齐梅给她发了一份由通标标准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出具的《检测报告》,该报告显示,送检咖啡样品中未检测出西地那非等国家明令禁止在食品中添加的成分“我觉得人家用的配方有专利,能达到这个效果。”
姜女士觉得靠谱,开始与齐梅合作。姜女士介绍,她跟齐梅的合作方式为:齐梅负责提供产品的相关信息和货源,姜女士在自己的网店上“上架”该产品。姜女士的网店接到订单后,将消费者购买数量、收货地址等信息转给齐梅,直接由齐梅进行发货,她从中赚取差价。“并不是我们从齐梅那里进了一批货,然后自己卖自己发货。开始卖(这款咖啡)之前,我只从齐梅那拿过一盒(咖啡)给朋友吃,此后再也没拿过了。”
“大订单”:母子俩一个月内买近三万元的咖啡
姜女士介绍,她开始在自家网店销售这款咖啡是2019年12月左右。此后半年时间内销量很一般,2020年6月,姜女士的网店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接到三个“大单”:
6月8日,四川威远县籍女子普女士购买7盒,实付款3181元;6月12日,四川威远县籍男子张某(注:普女士儿子)购买40盒,实付款1.8万元;6月30日,张某又购买28盒,实付款6720元。
3个月后,姜女士突然接到张某打来的电话,对方声称姜女士卖的咖啡有问题,向其索要十倍赔偿。姜女士没当回事,以产品非她生产为由拒绝了张某提出的要求。没过多久,姜女士就收到了法院传票。
广西南宁市良庆区人民法院于2021年3月至5月作出的三份判决书显示,张某或其母亲从姜女士的网店购买精戈咖啡后,将咖啡送检,结果检出西地那非,两人分三次提起诉讼,将咖啡销售方(姜女士及其网店)和代理商(宗盈公司)起诉至法院,请求法院“退一赔十”。诉讼过程中,因宗盈公司称精戈咖啡不是该公司进口的产品,是假冒伪劣产品,张某撤回对宗盈公司的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