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中国新闻周刊】黑龙潭往事:原本山川,极命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1年10月14日 00:16:57

  黑龙潭往事:原本山川,极命草木

  本刊记者/宋春丹 

  发于2021.10.4总第1015期《中国新闻周刊》 

  20世纪30年代初期,云南边陲瘴气弥漫、人迹罕至的山地林间零零星星出现了一些形迹奇特的人。他们穿胶鞋,打绑腿,戴草帽,握着木棍拨打草丛,手持放大镜仔细查探,剪下枝叶花果小心翼翼地放置在标本夹里。 

  这些当地人口中的“采花人”,就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中国植物学开路先锋,一群试图揭开“植物王国”面纱的人。 

  “游动的鲁滨逊” 

  1932年,在位于北平西安门内文津街3号的私立北平静生生物调查所里,21岁的蔡希陶接到任务:率队赴云南采集标本。 

  彼时静生所虽然刚刚成立四年,但已是近代中国生物学研究的龙头机构之一,全所分为动、植物两部,动物部由秉志主持,植物部由胡先骕主持。受经费限制,静生所罗致的人才名望不高,但都年轻有为。蔡希陶并非科班出身,大学辍学后通过其姐夫、中共早期党员陈望道介绍进入静生所。 

【中国新闻周刊】黑龙潭往事:原本山川,极命

 

1932年,在云南怒江考察的蔡希陶(左)。本文图/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约在1930年,胡先骕即筹划与美国哈佛大学阿诺德植物园合作,开展对云南省的大规模植物调查采集活动,1932年正式启动这一长达14年的基础工程。采集的标本每号10份,有半数要归入阿诺德植物园标本室,而该园未派一人来滇工作。 

  那时云南是个闭关自守的独立王国,恶性疟疾猖獗,民间有“要过潞江坝,先把老婆嫁”的说法(意即去了就回不来),因此内地人很多都视云南为畏途,更不要说去少数民族聚居区。蔡希陶登报招聘,录取了四名成绩优异者,但他们得知要到云南工作就全部告退。他只好另约了两三个年轻学生一起出发,结果一人不辞而别,另一人也借故折回。 

  蔡希陶在四川宜宾码头遇到挑夫邱炳云,对方开始也不愿意,但几天没找到活儿,总算在蔡希陶的一再劝说和优厚的待遇下接受了。邱炳云后来一直在蔡希陶指导下学文化,也成了一名植物采集员,新中国成立后成为昆明植物研究所的元老之一,全所人都称其“邱大爹”。这是后话了。 

  当时云南尚无一条通省外的公路,蔡希陶和邱炳云自宜宾徒步经盐津到昭通,沿金沙江徒步到达云南,又向西折到大凉山,再从大凉山南下云南,直至中越边境的河口、屏边。 

  采集路上危险不断,熊豹足迹比比皆是。蔡希陶淋雨后发高烧,被捆在简易担架上背下山。行至昭通,在地质学家赵亚曾被土匪杀害处,蔡希陶顿觉人类生命之渺小脆弱。 

  那时凉山地区是农奴制社会,有人专门贩卖汉人“娃子”,抓住在逃的就钉上脚板防止再逃,令汉族人谈虎色变。蔡希陶和邱炳云冒着生命危险在天鸡街与黑彝奴隶主交结,大碗赌酒,喝牛血结盟拜把,才渡过这一关。 

  蔡希陶到云南后,做了三年“游动的鲁滨逊”和“采花委员”,每天游走在深山密林之中,足迹遍及三迤大地。 

  为安全起见,他一般会随马帮而行。那时从下关到昆明山路崎岖,关隘重重,经常发生抢劫,但可观的脚价常常诱使贫困的赶马人铤而走险。 

  从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的官厅镇到90里外的凹子,只有极其难走的“江坡单边路”(即山坡悬崖上开辟的羊肠小道),骑马也要十二分注意,一不小心撞到树枝岩石就有可能掉到万仞深壑里去。蔡希陶一行不敢骑马,自清晨六时启程,下午七时才到。 

  蔡希陶早已听说“车佛南”(“车”指车里,今之景洪,“佛”指佛海,今之勐海,“南”指南桥,属勐海县,“车佛南”泛指西双版纳)物产富饶,地广人稀,是个种一年吃三年的大粮仓,行至此发现名副其实,可称植物王国之冠。 

  1933年5月他致函胡先骕:“山谷中木本植物丛生,竟着美丽之花果,生每日采集时,回顾四周,美不胜收,手忙足乱,大有小儿入糖果铺时之神情。预计今岁总可获六千号左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