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武汉中场战事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1年11月25日 16:34:57

短短半个月时间,“加拿大一枝黄花”就从一个直白得近似不正经的陌生植物名,迅速成为让武汉市民“见花即上报”的切身威胁。

在一次次科普中,它被勾勒出清晰的影像:原产于北美洲,桔梗目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昌平二手房,茎直立,高可达2.5米,花期顶端绽开一簇簇颜色鲜亮的小黄花。1935年,作为观赏植物被引入我国,曾被用作插花中的配花。后逸生为恶性杂草,肆意与其他植物抢夺水分、营养和生长空间,“一花开过百花杀”。

“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武汉中场战事

▲成熟的加拿大一枝黄花,果实带有冠毛,能像蒲公英一样四散传播。 新京报记者 吴梦真 摄

今年10月,武汉市蔡甸区、江夏区、黄陂区被这种花疯狂攻占,农田、果园、林地、护坡、高速公路两旁随处可见其身影,绵连两三公里成片生长。为此,武汉市农业农村局等8部门联合召开加拿大一枝黄花防除工作会议,要求在11月20日前完成包括农田、道路、风景区等全市地面上的防除任务,有效控制扩散蔓延和危害影响。

而在武汉乃至湖北之外,与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战事,也相继在河南、浙江、江西、安徽、湖南、江苏等十余个省份打响。

入侵:从“黄莺”到“恶魔之花”

G0422武深高速(600548,股吧)公路笔直地从江夏区西面楔过。驾车行驶其上,一团团盛开着黄花的高大植株不时撞进眼帘。有的是一株两株,有的大片蔓延出100多米,在高速路的一些三角地带,它们更是肆意生长,模糊了立冬之后该有的萧瑟。

驾驶位上的褚世海却有些忧心忡忡,“怎么会这么多……”他是湖北省农科院植保土肥所杂草与外来入侵生物研究室副主任,准备带新京报记者去探访位于武汉市江夏区的一处茶园。2007年,他第一次在那附近的山脚下见到加拿大一枝黄花,“当时只是两三株,现在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

“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武汉中场战事

▲11月17日,武汉市江夏区的公路边,褚世海正在查看加拿大一枝黄花的入侵情况。 新京报记者 吴梦真 摄

而实际的踩点结果并不乐观。原来仅有两三株的加拿大一枝黄花已经长成了一小片,完全接管了这个一米多高、三四十米长的小山坡,一条条植株枝干正密集地向附近蔓延。

褚世海向新京报记者介绍道,加拿大一枝黄花主要通过地下根状茎和种子两种途径进行传播:在生长过程中,地下根状茎会不断向周围蔓延,形成新的植株,第一年也许只有零星几棵,但第二年、第三年可能就会爆发;种子的传播能力则更为强大,每株可以生产20000颗种子,它们带着冠毛,能像蒲公英一样,借助风力作用、动物、人类活动或交通工具等方式传播到更远的地区,造成灾情扩大。

“这就是‘黄花过处,寸草不生’。”拨开手指粗细的植株茎秆,只见光秃秃的土层之上,已全然没有其他植物的踪迹。褚世海解释道,“加拿大一枝黄花的生存竞争能力很强,扩散之后,会与其他植物抢夺水分、营养和生长空间,造成本土植物不断凋亡。”

“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武汉中场战事

▲加拿大一枝黄花生长的土坡上,没有其他植物生长。 新京报记者 吴梦真 摄

事实上,这样的场景已经在蔡甸区一处玫瑰园上演。鹊巢鸠占后,种植的玫瑰被加拿大一枝黄花挤兑得无法生长,商户不得已只能将玫瑰园整个翻耕,曾经漂亮的园区如今已是光秃秃一片。

“一花开处百花杀”。这种原产于北美洲的菊科植物,因花色亮丽,1935年,作为观赏植物被引入上海、南京等地,常用于插花中的配花,鲜切花市场称之为“黄莺”。后逸生为杂草,在秋季其他杂草枯萎或停止生长的时候,加拿大一枝黄花却生长茂盛,地下根茎不断横走,蚕食其他植物的领地,不仅如此,其根部分泌的物质还可以抑制其他幼苗生长,最终形成灾害。有资料表明,它的入侵,已造成上海30多种本土物种消失。

曾经的“黄莺”成了生态杀手、“恶魔之花”,被列入了《中国第二批外来入侵物种名单》。褚世海说,目前,国内没有加拿大一枝黄花的天敌,如果任由其生长扩张,再过一两年,消灭它的难度会成倍增加,最有效的方法还是清除。

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刘胜祥教授,是那个拉响 “入侵警报”的人之一。10月22日,他在武汉市江夏区进行野大豆资源调查时,发现了一片长约2公里的加拿大一枝黄花群落,“沿着一条正在建设的高架桥边的水沟,呈现疯长态势。”

“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武汉中场战事

▲此前刘胜祥教授发现的加拿大一枝黄花群落。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