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最迷人反派去世,震惊半个TVB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02日 12:39:27

原创 逗逗龙 视觉志
前两天,曾江去世了,带走了观众心中最好的“黄老邪”,也拉远了当代年轻人和一个繁华旧时代的距离。他倒在香港一间隔离酒店里,被一位老人发现。经抢救无效,当场去世,目前死因不明。曾江,香港影坛最迷人的反派角色之一。年轻演员听了他的名字,都要在心中默念一句“大佬”,影迷们见了他的照片,都会拍拍脑袋:“这不就是,那个谁,所有‘射雕’版本中,最好的那个黄老邪?”曾江,1934年生人,享年88岁,对于当代年轻人来说,他是“古董”,也是“网红”。“你心中最好的黄老邪”的小视频在网上人气很高,曾江的“83版黄老邪”一直在评论区站c位。
大家说他的脸邪魅帅气,让人入戏:当年的粗糙妆发,反而突出了他亦正亦邪的精亮眼神:电影里,他陪着“蓉儿”摔东西,老顽童一枚:眼睛里有无限的宠溺,让所有的女观众都想当黄药师的闺女:他年纪一把,却如年轻人一样活跃爱玩,就在前些天,他还和任贤齐在片场唱歌,大家都以为,他会工作到一百岁。
如今他却突然离开,毫无征兆,如同江湖高手悄然隐遁世外,再无归期。对于不熟悉曾江的人来说,一个高龄老者骤然离世,虽然深以为憾,却也不足为奇。
可曾江的熟人和影迷却知道,这个“江湖大佬”身上有着TVB旧江湖的繁华印记,还拥有老派演员可贵的敬业精神,他对香港演艺圈来说,太重要了。如果曾江不演戏,那他一定会成为自己生活的“大男主”。
88年前,曾江出生在上海,老天眷顾他,曾家环境优渥,他一出生就是“公子哥儿”,从小生得英俊。15岁,他随家人迁居香港,中学留美,成绩优秀,兴趣广泛。考大学读名校,毕业后当了建筑师。
干了三年建筑,他的生活穷极无聊。有趣的灵魂不甘于平淡的生活,他渴望寻找有趣的工作,让自己寄托、钻研一生。想来想去,他还是想选电影。幸运的是,曾家是“演艺家庭”,曾江的妹妹林翠年少出道,嫁给了知名导演。曾江近水楼台,又一表人才,既然想出道,自家人没有不帮衬的道理。仗着上天的宠爱,他在30岁出演妹夫的电影《大马戏团》,做主角,正式出道。
有意思的是,出道之前,曾江如同小说里的“男主”,被幸运光环笼罩,要什么有什么,出道之后,他真的想成为“男主”了,却再没机会做“男主”。《大马戏团》之后,他一直演配角,在他的颜值巅峰时期,无论是“名角”出演的大电影,还是无名氏主演的小港片,主演都没他的份。
1975年尝试导演身份,执导《缘帽唔怕戴》,不能说没有成功,只能说一败涂地。他放弃了拍戏,转投亚洲电视,再转到TVB,一直演到48岁,不温不火。
人们以为,英俊有才、心高气傲的公子哥儿受不了这样的委屈,谁知道,他乐在其中。
他曾对记者说,开始时自己在银幕上很糟糕,就想做好一点。去追求,慢慢就爱上了,就像吃了鸦片。越追求就会进去,出不来了。一直到出演83版《射雕英雄传》,他才打了翻身仗。那年他49岁“高龄”,演着配角的戏,操着主角的心,戏里戏外教育主演“郭靖”黄日华,黄日华被骂到怕。
黄日华跟同行抱怨,却不敢还嘴,因为曾江“理直气壮”:你是我的女婿,自然要挨我的骂。前辈已经入戏,晚辈只能配合。《射雕》大卖之后,“黄老邪”火出圈,从此成为演艺圈金牌“大佬”。
人生的后半程,他陆陆续续塑造了无数经典角色。他是《刀马旦》中,林青霞的督军父亲,人见人恨,毫无底线:他是《窃听风云3》中的“新界教父”,两米八的气场盖过刘青云、吴彦祖:他是《警察故事3》中的贩毒集团头子,内心阴毒,外表平静,令人毛骨悚然:不管和他搭档的男主是多帅的“天王”,北京昌平区,和他对戏时都有“势均力敌”之感。
曾江演戏的原则很简单:“一个反面人物,一看上去你斗不过正面人物,你有什么好看呢?一看就是正面人物一定输,一定被反面人物压到的,这才好看。这才是戏。”这辈子,曾江演了无数反派,千人千面,是真正的“剧抛脸”。他演技已臻化境,观众只记得他的光彩,却忘记他的名字。这大概就是一个配角追求的最高境界。很多新粉都曾纳闷,黄老邪性格那样负责,曾江怎么拿捏得如此到位。看了他的新闻和访谈后,就彻底明白了——曾江和黄老邪是一路人。
曾江总是得罪人——这事他自己也知道。黄老邪是天才,曾江也很有天赋,所以他看谁都“不行”。他领悟力强,讨厌演员太听导演的话,说导演叫你笑,你就笑,这是合作吗?这是奴才。
他嫌弃搭档的演技时,会一直训人,之前在《真情》剧组把余慕莲训得大哭,业内业外都骂他“癫狂症发作”,他也无所谓。他看不上年轻演员的做派,放出话去:香港的演员,没有一个professional(专业),成班柴娃娃,只顾玩乐,从来不想如何改进自己。
他一辈子气盛,80岁时还会和79岁的谢贤打架,可怜旁观的胡枫已经83岁,还要颤巍巍冲上去拉架。他一辈子少爷脾气,又很“海派”,出门在外,常常“教”同行吃西餐的礼仪、打领结的规矩。搞得同行们没有面子。
跟他合作一次,大家都觉得疲惫。
于是圈子里的人不轻易和他交朋友,也不敢随便和他合作,娱记提到他,就说他为人傲慢嚣张,夸一夸,也要说他“一代嚣雄”。曾江把这些评价当耳旁风,只偶尔在访谈中会解释一二:“有时拿了剧本回家做好功课,想到怎样才演得有味道,入厂后发现原来对手想也没想过,只是背对白。我便问对方可否怎样怎样演,却换来一句:“关你X事呀?”
遇到这样的搭档,曾江真的不能忍:“大佬,我不是害你,我这场戏有一百分,你却是零分,好看吗?”曾江的妻子焦娇曾对他说:你就是不会做人,如果你会做人,不止今天这样。
可是,如果曾江是个表里不一、世故圆滑的人,那他的黄药师一定不会那样形神合一,他塑造的那些“大佬”也不会那样锐气逼人。那香港的影视圈,或许就没有曾江这号人物了。其实香港的后辈们,对曾江是“敬”多过“怕”的。他去世当夜,成龙在网上发了旧照缅怀:“他的形象、演技与敬业精神,让他成为行业中的常青树。”这绝非场面话。
在如今这个替身横行,数字对白的“新演艺时代”,曾江的敬业精神令年轻人汗颜。09年时,曾江71岁,来内地拍《东风雨》。凌晨四点出门,下了飞机直接拍一场“裸戏”。摄影师想调整机位,他直接脱光:“不用那么麻烦了。”后来拍打戏,他就亲自打,需要摔倒,他也亲自摔。左一摔右一摔,吓得全场工作人员冷汗涔涔,怕他上了年纪,摔出个好歹,他却毫不在意。
他根本不觉得自己老,也从没想过吃“青春饭”。他49岁靠“黄老邪”成名,59岁才开始演话剧,奋斗了半辈子,73岁才开始密集获奖。77岁到81岁这几年,他陆续获得了五项大奖的奖杯和提名——都是作为配角。配角从来难出彩,他坚持了大半辈子,钻研了大半辈子,才终于获得了圈内圈外的全面肯定。不过,曾江并不满意自己的成就,回顾他演过的所有的角色,他对哪个都不满意,总觉得都还有改善的余地。他也不满足于获奖。他说,一个演员还有别的使命,就是要提高观众的水准。他不求观众都能喜欢自己,也不会去讨好观众,只希望做好工作,让观众理解演员处理角色的诚意,看懂演员和镜头的沟通。如今很多人都说,怀念当年的TVB,怀念曾江的黄老邪、罗兰的裘千仞。怀念欧阳震华的陈小生,怀念郑少秋的乾隆。当年那么好看的电影、电视剧,如今都拍不出来了。大家都说,TVB没落了。
其实,TVB挺努力的。谁不想拍出好戏,让观众肯定呢。
之所以给人这种“没落”的感觉,都要怪曾江、李香琴、罗兰、胡枫这些人。
他们是最有抱负、有良心、有担当、有悟性的一批演员。他们提高了观众的水准,拉高了观众的期待,让观众不再满足于平庸者的表演。可如今他们有些年老,有些过世,再难在银幕拼搏,这舞台自然显得无味又寂寥了。如果曾江先生在天有灵,很想对他说一句:你那个“提高观众水准”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你走后,观众们都意识到,自己对反派角色的要求更高了,口味更刁了。
都赖你,这影视剧里的反派越来越不好干了。29 / Apr / 2022监制:视觉志
原标题:《最迷人反派去世,震惊半个TV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