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香港故事|“疫”境中逆行的“护民使者”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05日 04:52:11

 

 

repeat

 

  新华社香港5月2日电题:“疫”境中逆行的“护民使者”

  新华社记者刘明洋、黄茜恬、梁嘉骏

  初春的一个凌晨,香港伊利沙伯医院(下称“伊院”)门前,香港警察黄敬慈和他的同伴正忙着给救护车清洁消毒。他们刚刚将一位新冠肺炎确诊病人从医院转运至隔离中心,完成当天最后一单任务。

  整个清洁消毒过程持续了好几分钟,他们分工明确,动作熟练,不放过任何一处可能潜藏病毒的地方。每送完一位病人,就要对救护车消毒一次。如此繁琐的工作,当天他们重复了10多次。

  结束对救护车的消杀,他们还须拖着疲惫的身躯,在医院和家中进行两轮个人消毒及清洁。在香港疫情高峰期,这样高强度的出动是他们工作的常态。

香港故事|“疫”境中逆行的“护民使者”

  香港警员黄敬慈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4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吴晓初 摄

  疫情不退,绝不撤回

  今年春节之后,香港疫情急剧恶化,公立医院面临空前的“爆煲”压力。为减轻前线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香港警队专门组建了一个“警察医疗特别小组”。今年46岁的警署警长黄敬慈在收到相关“动员令”后,第一时间选择加入。

  “我们组建这个小组只花了短短两个小时。大家都认为这是一项很光荣的任务,报名非常积极。”黄敬慈说,“每个人都想在香港艰难的时刻,为抗疫出一份力。”

  该小组最初成立时由45名现职警务人员和1名退休警察组成,中途又有4名现职警察自愿加入。他们全部接受过警察学院“警察导向战术急救医疗课程”的训练,具备一定的医疗急救知识。

香港故事|“疫”境中逆行的“护民使者”

  在香港玛嘉烈医院,“警察医疗特别小组”成员在运送病人前检查车上装备并清洁消毒(3月24日摄)。新华社发

  “并非所有警察都会接受这门课程的训练,它旨在培训志愿受训者在交通意外或者严重暴力事件现场,能够运用急救常识救护市民。”身为该医疗课程兼职导师的黄敬慈说,“很庆幸平时学到的东西能在战‘疫’关键时刻派上用场。到前线跟病毒‘打仗’,也是在守护市民。”

  为了熟悉前线工作场景,该小组3月2日接受了香港医管局提供的专职训练,并于翌日被分别派往3家形势吃紧的公立医院,负责非紧急救护运送工作,包括协助确诊患者转院或转送至隔离地点,以及运送康复病人回家。

  “大家出征时士气高昂,决心疫情不退,绝不撤回。”黄敬慈说。

  不论职级,亲力亲为

  因应疫情变化,伊院自3月9日起转作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救治医院。黄敬慈和另外9位同事被分派至这个抗疫重要战场。

  “3月的伊院,真的是非常繁忙。最高峰时,我们一天运送了52名病人,每天都会跟确诊者近距离密切接触。”黄敬慈回忆,当时经常忙到顾不上吃饭,最忙时每天要工作14到15个小时,回到家中已是深夜。

  在医管局下辖的另一所大型公立医院玛嘉烈医院,退休警长张远光也和同伴们废寝忘食地忙着转运病人。作为小组中唯一一名退休警察,疫情肆虐时,63岁的他毫不犹豫地奔赴一线。

香港故事|“疫”境中逆行的“护民使者”

  香港退休警长张远光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4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吴晓初 摄

  “每天最少需要工作9个半小时,有时忙到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回忆起过去近两个月高负荷的工作,张远光坦言,抬上抬下的体力活虽然累,但对他们来说都不在话下。反倒是在转运过程中需要时刻留意患者状态,丝毫不敢大意,紧绷的神经常常让他们忘记疲惫和时间。

  抬担架、护理病人、安抚情绪,为失禁长者清理身体,消毒担架、轮椅及车辆,将康复者送到家中……从在医院接收的那一刻起,小组成员就要对病人全程负责,直至平安送达目的地。

  “警察医疗特别小组”的成员由不同职级的警察组成,但从总督察到普通警员,干的都是一样的活儿。“不论职级,大家都是亲力亲为。只要市民平安,我们的汗水就没有白流。”黄敬慈说。

  转运过程通常较为顺畅、安全,但也曾遭遇突发紧急情况。“在帮助一位确诊长者转院途中,我遇到了此次任务中的最大挑战:他突然间没了呼吸和脉搏。我和车上的医管局同事立即合作对他进行抢救,并紧急通知控制中心,以最快的速度将他转入重症病房。”黄敬慈说。

  “经过一段时间磨合,我们和前线医护人员建立了不错的工作默契,能较为从容地应对一些突发状况。”他说。

  不怕苦累,绝不言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