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百亿资本退潮,酱香白酒在裸泳?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06日 02:08:08

这轮“酱酒热”同此前的资本入局做酒有所区别,风险主要表现在酱酒中的一些企业没有品牌、品质和规模,只是在资本的催熟下盲目地扩张与高端化。

酱酒“退烧”虚实

本刊记者/周群峰 余源

发于2022.5.2总第1042期《中国新闻周刊》

沿着赤水河一路向西,两岸的酒厂招牌以及专卖店数不胜数。放眼望去,层层广告牌插空摆放,这里就是“酱酒之都”——贵州仁怀。赤水河,因含沙量高、水色赤黄而得名。这不仅是一条见证过工农红军四渡赤水的英雄河,也是一条创造着无数酿酒奇迹的美酒河。

百亿资本退潮,酱香白酒在裸泳?

2021年5月11日,赤水河贵州仁怀市茅台镇段。图/IC

近年来,酱酒行业发展迅猛。据光大证券一份研报数据,2017~2020年,酱酒收入年复合增速达13.15%,远高于白酒行业整体1.78%的复合增速。

2020年以来,数百亿资本潮水般涌入仁怀,为的就是能在酱酒市场分一杯羹。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仁怀酒类相关公司共有14447家,其中2020年以来新增公司就达8000余家,换句说话,仁怀当地的酒企超过一半都是最近两年内成立的。

烈火烹油之下,酱酒市场乱象丛生。去年8月,这场白酒盛宴戛然而止,从资本到市场,从企业到经销商,与酱酒有关的一切都看上去冷静了下来。

“他们的出发点就错了”

酱酒市场近年来的火爆程度让贵州大学酿酒与食品工程学院院长邱树毅深感惊讶。作为贵州省发酵工程与生物制药重点实验室主任,他与贵州酒企互动颇多。他向《中国新闻周刊》举例,2021年,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简称“金沙酒业”)成立70周年时,他应邀出席庆典。“我了解到,这家公司2021年销售回款达60.66亿元,而2020年才20多亿元。”

金沙酒业位于贵州省毕节市金沙县,公开数据显示,近年来该公司以每年“再造一个金沙”的速度飞速增长。2018年至2020年,金沙酒业的销售收入分别实现5.76亿元、15.26亿元和27.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67.98%。金沙酒业在2022年的销售目标为80亿元。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贵州仁怀茅台镇走访时看到,多家酒企都正在扩建中。贵州无忧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称,公司现在年产能可以达到7000吨,而5年前的年产能为3000~3500吨。“我们2020年开始建第二个工厂,该厂大约有200亩,当时加班加点地建设,去年就开始投产。去年,我们还收购了一个酒厂。”贵州金窖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称,现在其公司年产能6000吨,但只对外出售4000吨,供不应求。“我们公司也在扩建中,要从现在的200亩左右,扩建到300亩左右。”

近年来,大量资本进入茅台镇,投资酱酒市场。酱酒,即酱香型白酒,是中国白酒的主要香型之一。但从产量上看,与浓香和清香相比,酱香只是个小品类。中国酒业协会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酱酒产能约60万千升,约占我国白酒产能715.63万千升的8.4%。


百亿资本退潮,酱香白酒在裸泳?

2016年9月,贵州仁怀市茅台镇一家酒业集团内,工人们整理瓶装的白酒。图/视觉中国

贵州黔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黔酒股份”)董事长、遵义市人大代表、仁怀市酿酒工业协会副会长张方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酱香酒市场持续火热,前几年,有些资本一窝蜂地涌入仁怀,在茅台镇买下一个个本地酒厂,但他们并不想踏踏实实地生产酱酒,只是为了炒作。“我也见到一些上市公司,他们来仁怀收购酒企,却不注重培育品质、文化,更不注重打造品牌,就是在卖基酒。后来,没做出什么名堂来就撤走了。这种投机行为,对茅台镇的酱酒品牌有一定负面冲击。”

酱酒专家权图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本轮资本密集布局酱酒,更多是看中酱酒的高利润和行业增长空间。据权图酱酒工作室发布《2022年度酱酒报告》显示,2021年,酱酒行业实现销售收入1900亿元,同比增长22.6%,约占我国白酒行业销售收入的31.5%;实现利润约780亿元,同比增长23.8%,约占我国白酒行业利润的45.8%。

这种吸金能力放在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后,诸多短平快高利润行业进入“逆周期”的大背景之下,尤为惊人,想不被资本注意到都难。

顶着“中国保健酒第一股”光环的海南椰岛,2021年4月宣布进军酱酒领域,拟出资2.4亿元与糊涂酒业成立合资公司。在资本追高酱酒概念下,海南椰岛股价不断走高,据统计,自5月18日至6月15日这20个交易日,股价涨幅逾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