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足疗店老板权健苦旅:妻子用权健毁容 疼得睡不着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8日 07:25:16

  一个足疗店老板的权健苦旅:鞋垫神功,奔驰上线和毁容妻子

  随着保健帝国权健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更多人开始站出来讲述他们的权健经历。

  1月2日,津云客户端发布消息称,自“权健事件”联合调查组进驻以来,经过调查取证,事件处理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进展。据联合调查组介绍,经前期工作发现,权健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公安机关已于2019年1月1日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行为立案侦查。同时,相关部门依法查处取缔不符合消防安全规定的火疗养生场所、开展集中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行动。

  这一进展,让更多反对权健灰色营销的人颇为振奋。

  “我们小老百姓,你说怎么能和权健斗,我们肯定斗不过,他们有的是律师团队。”近日,权健“经销商”王平(化名)向澎湃新闻记者讲述了他加入权健后的种种遭遇,他说,如果不是权健的事闹大,他可能也不会出来讲他的经历。

  王平是湖南人,在北京经营着一家足疗店。

  据王平讲述,他在2015年底加入权健,曾经在参加天津总部培训时,见识过权健“拳头产品”骨正基鞋垫的“神功”:一名权健“老师”现场展示,让两名女性把鞋垫别在腰上,每人伸出一根手指就抬起了一个成年男子。据称这也是来自骨正基鞋垫的力量。

  “当时是很服,把钱一交,回来之后人就清楚了,但清楚了也就晚了。他们和传销是一模一样的。”王平说。

  据王平称,他加入权健之后,还以自己妻子和丈母娘的名义加入,“我老婆大部分拿的产品是化妆品。拿回家之后,她自己先用,用之后就过敏了,脸肿得不行了,还流黄水。”

  经过此事,王平不再相信权健,而他妻子的脸经过正规医院治疗两年后才逐渐恢复,但仍然留下疤痕。

  “我老婆的脸变成这个样子,我还怕别人进来,再让他们发展会员肯定是不可能的啦。来我们足疗店的都是老客人,我怎么会把他们拉到火坑里来呢,所以我一个下线都没有发展过。”王平说。

  以下为澎湃新闻与王平(化名)的对话实录:

  妻子用权健化妆品过敏: 持续治了两年多,到现在脸上还有疤痕

  澎湃新闻:能否介绍一下你加入权健的经历?

  王平: 我是湖南人,在北京昌平开了一家足疗店,我没有读过多少书,小学都没毕业。我是2015年12月底加入的权健。当时也是有朋友经常到我这里来,介绍给我的。

  后来他们叫我去天津参观了权健的医院,到处看了之后,我想自己加入。但权健的老师告诉我,要加就加三个点(户头),上面一个,下面两个,一左一右,形成一个黄金三角,这样才能赚到钱。当时我也不懂,在天津被他们一忽悠,我迷迷糊糊就信了,我就把我老婆和丈母娘也拉进来了,一个点是7500块钱,三个点就是两万两千伍佰元。这两万多块钱我用信用卡分期付的,直到最近才还完。

  加入权健以后,我老婆大部分拿的产品是化妆品。拿回家之后,她自己先用,用之后就过敏了,脸肿得不行了,还流黄水。因为脸太肿了,吃饭张不了嘴,眼睛也睁不开。

  我就不让我老婆用了,我老婆自己也不用了,但那个权健的那些什么老师啊,他们就说没事,说你这样不是过敏,这是在排毒,要接着用。最后我们还是去了医院,持续治了两年多的时间,但是也没有全治好,到现在脸上还有疤痕,恢复不到以前的样子了。

  那时候我老婆那个样子,真的想死的心都有。又不能出门,我也被这个事害得要死,你知道我们一直开足疗店的,我老婆每天要在吧台上接客的,脸变成这样吓死人了,也接不了客。我只能到外面去重新雇人,我真是悲惨,太苦了。

  澎湃新闻:医院怎么说呢?

  王平 医院其实也没有说什么,就是说以后不要用权健的那些那些东西了,开了药让我们回家慢慢抹药,慢慢养,就这样说的。

  怕被举报,“上线”住进家门

  澎湃新闻:为什么没想到去有关部门举报呢?

  王平 我老婆用化妆品出事之后,权健那边的”上线“怕我们报警,就住在了我们家,有时候两个人,有时候三个人,吃住睡都在一起,在我这里待了一个月。当时我也很很气愤,但是他天天给我们洗脑,还说没事,说等两天就好了,等天气好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