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俄罗斯总统的“柔道教练”罗森堡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0年10月28日 04:40:31

  【社会万象】(财新专栏作家 孙越)罗森堡(Аркадий Ротенберг)1951年12月15日生于苏联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市),列宁格勒师范学副博士毕业。他自幼喜好技巧和武术,1964年正式开始练习桑勃式摔跤,后研习柔道,就在学习柔道班上,他认识了同来拜师的普京,以及俄罗斯杜马议员、国家桑勃式摔跤爱好者联盟主席舍斯塔科夫(Василий Шестаков)、俄罗斯当代著名作家和诗人康诺诺夫(Николай Кононов)等一些名人。此后,他便从柔道馆的榻榻米跻身于俄罗斯当代寡头的行列。

  柔道馆里结交普京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普京当上圣彼得堡市对外经贸委主任,他业余时间在拉赫林(Анатолий Рахлин)的武馆练习桑勃式摔跤。普京训练的时候,罗森堡充当他的陪练,后来普京发达了,罗森堡就对外号称他是“普京的教练”,普京也没有否认,时间久了,他就常以“普京的教练”在别人面前自居。根据俄罗斯《谈话者》(Собеседник)记者阿赫米洛娃(Ахмирова Римма)2009年6月30日撰文介绍,俄罗斯很多人都知道普京自幼喜爱柔道,后来进了柔道俱乐部,接受专业训练。但是,到底谁是他真正的柔道老师,却无人知晓。其实,普京和罗森堡的摔跤和柔道教练就是上面提到的拉赫林。

  1964年9月,列宁格勒风华正茂的桑勃式摔跤教练拉赫林,走访了列宁格勒区5所小学,收了5个小徒弟,把他们领到自己所在的那家小体育馆进行集训。罗森堡,就是这5个孩子中的一个。他们先练的是体操和技巧,罗森堡凭着一股机灵劲,很快就吸引了教练的眼球,拉赫林说,那时的罗森堡身轻如燕,灵巧如猫,头脑清醒,性格倔强。

  半年之后,拉赫林又收了一个小徒弟,他就是普京。拉赫林说,普京住在离体育馆不远的巴斯科夫胡同,拉赫林不记得普京是否跟他说过为啥要学摔跤,只记得他说,他想变成一个勇敢和强悍的男人——普京就是为了这个前来拜拉赫林为师的。拉赫林说,普京在榻榻米上初试身手,但表现平平。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不懈的努力,普京最终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拉赫林还说,作为教师,按照普京的条件,他在苏联时期拿下列宁格勒市的柔道冠军,得到“运动大师”(мастер спорта)的称号应该没有问题,可惜普京没有选择做职业运动员。

  普京在柔道俱乐部的训练伙伴舍斯塔科夫(Василий Шестаков)也说,俄罗斯出了个政治领袖,却少了一个奥运会柔道国手,他至今仍为普京弃“柔道”而走仕途而深感惋惜。不过,舍斯塔科夫本人的柔道之功也是半途而废——他后来放弃训练,当上了俄罗斯国家杜马副主席,看来在权力诱惑面前,其他都不再重要了。舍斯塔科夫还是亲克里姆林宫的党派“正义俄罗斯”党党员,也就是说,他可能只在柔道俱乐部的榻榻米上与普京较量,而在政治上,他们俩从来都是一致对外,绝不自相残杀。

  再说,孩子们在拉赫林的武馆练功没多久,罗森堡的亲弟弟小罗森堡也来了,他看见哥哥训练出了成绩,也想一试身手。这样,拉赫林手下当时就有7位弟子。1972年,训练馆的场地扩大了,拉赫林也更换了训练科目,不再练习桑勃式摔跤,而改为日式柔道。那时,在孩子们心中,师傅如父母,他们几乎所有业余时间都在训练场与拉赫林一起度过,要么大家聚在一起切磋技艺,要么就一起外出参加各种比赛。总之,那时,柔道生涯使他们的心贴得很近。普京后来在传记文学《第一张面孔》(От первого лица)里面回忆道:“我至今还跟那时一起训练的人保持着友谊。”

  后来,普京在仕途上逐渐发达,他不仅没有中断柔道训练,更没有抛弃柔道馆里结交的朋友罗森堡。拉赫林说:“据我所知,他们俩一直有来往,还经常见面。”再后来,原先榻榻米上的徒弟们逐渐混得有头有脸,出人头地了,而老师拉赫林还是个普通的柔道教练,不再被他们提起。

  徒弟们长大之后,劳燕分飞,徒弟们各有各的命。普京考上了列宁格勒大学法律系,大学毕业之后,他进了克格勃,后来被派到了东德(民主德国)工作。罗森堡兄弟俩毕业于列兹卡夫特体育学院(Ленинградский институт физической культуры им. П.Ф. Лезгафта),哥哥当上了儿童体育教练,弟弟在警察局做武打教练。说实在的,普京和罗森堡兄弟最终联手经商,他们得感谢苏联解体,要不是旧体制崩溃,他们再度聚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在当时的苏联社会,一位长期在境外公干的克格勃军官,与一个儿童柔道教练不太可能成为朋友。

  初入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