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运河寻源之镶嵌在绿水清波间的亭自庄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5日 15:12:08

\

  “漾漾带山光,澄澄倒林影。”历史上的亭自庄,曾经确如诗中那般美好:恬淡、闲适、安静。石拱桥、泊岸坎、一亩泉……种种与水有关的事物,是一代又一代亭自庄人抹不去的山水记忆。如今,虽然这所有的一切早已成为亭自庄不可复制的存在,但历史的足音,却依然久久回荡在这块儿土地上。

 

  传说·话村庄

 

  听说要讲村庄的故事,村里一下子就召集来七八个十分健谈的老人。71岁的张国义说,他们村原来叫亭子庄,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这里面还有一段传说呢。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居庸关天险,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传说明朝时,一队巡视边关的官兵从亭自庄路过,正午的阳光晒得他们急于想找个荫凉地躲一躲。可是四处望望,却发现只有南边一条大河以及河附近的一棵大榆树。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感叹道:“这要是有座亭子就好了。”不久之后,这里果然建起了一座供人歇息的凉亭。

 

  张国义证实,他们村东南确实有过一座亭子,“亭子是六角的。就因为这座亭子,我们村以前叫作亭子庄”。在亭子附近,原来还有一座白塔。这座立在温榆河源头附近的六层砖塔,被称为镇河塔。在村里七八十岁人的记忆中,解放初期,白塔尚有塔基存在。比张国义小两岁、且能写会唱的田士永说,相传也正是缘于这亭子和塔的缘故,亭子庄才更名为亭自庄的。

 

  传说,自从有了亭子和白塔,村里便出现了邻里和睦、人才辈出的新气象。远的不说,民国时期,周、陈两家出的两个奇人,就各自流传下来一段让人啧啧称奇的事。

 

  周家出的奇人由于打小就习武,因此练就了一身好武艺。凭着一身功夫,他不仅保护了亭子庄人的安全,就是十里八村也都沾他的光,从没挨过人欺负。陈家出的奇人呢,则是以特别能干活著称。有一次,陈姓奇人去西山下店砍柴,柴砍完了,他将柴往驴身上一放,驴竟被活活压死了。几个看热闹的下店人便合计着诳陈奇人一把。他们与陈奇人打赌,如果能把柴和死驴一起带走,这两样东西就归他;如果不能,这两样东西就得留下归他们。陈奇人二话不说,左手抱柴,右手提驴,很轻松地就上了路;看热闹的几个下店人却是一路气喘吁吁地紧走慢跑。眼看就要到亭子庄了,陈奇人却仍旧脸不红、气不喘,力大无比的陈奇人从此声名远播。

 

  可是,这与村庄改名有啥关系呢?田士永诙谐地说:“好饭不怕晚,好话不嫌慢。”

 

  亭子庄代有才人出,村里人自是喜不自禁,可是,邻村人却闷闷不乐起来。原来,村里老辈人流传下来这样一种说法:每当亭子庄出一个奇人或高人,邻村就会发生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大伤脑筋的邻村人决定,请个能掐会算的风水先生为他们支招。手捻胡须的风水先生向北一看,沉吟半天道:“北边的亭子和白塔相互照应,这灾难就被引到了你们村。要想保一村平安,就得推倒亭子。”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邻村组织精壮人员悄悄摸到亭子庄村,将亭子推倒了……

 

  亭子虽然没了,但纯朴的亭子庄人却依然靠自己的手艺,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后来,亭子庄的村名便被改成了亭自庄。

 

  往事·忆水乡

 

  亭自庄地势平坦,且四面环水。村里人说:“西河向南流入南河,然后过四家庄村西南到土城,从土城过双塔入北沙河;还有就是北河向东流,进东河。”如此一来,村子即形成了纵横交错的水网。生性乐观的田士永笑呵呵地说:“那时候,一进村就听到‘呱呱——呱呱’的蛤蟆叫,此起彼伏。水多,蛤蟆就多呀!”而对于水的来源,几位老人一致认为,他们村的水来源较广,但村西河和北河则主要与高口水有关,亭自庄的地下河与流村镇的高口水就是相通的。张国义十分形象地说:“传说,高口村的驴把装着糠的笸箩拱到了井里,转天儿就在我们村的井里,看到了顺河漂过来的糠。”

 

  对更久远的陈年往事,人们虽说很难说得详尽,但童年时在里面打过水仗、摸过鱼虾的几条河水,如今六七十岁的人却仍旧记忆犹新。就拿北河来说,雨季水大时,北河水宽可达三十多米,当时,北河上还搭有一座简易桥,人称北小桥子;东河水则不仅深而且浑,但这却并不妨碍鱼、虾、乌龟等水族成员在里面嬉戏玩耍。忽略水本身,东河沿岸的风光亦是别具特色。每到稻子成熟的季节,河两岸成片的稻田便会舞起欢乐的稻浪。沉甸甸的稻穗在微风吹拂下,忽而东忽而西,形成一波波叹为观止的稻浪。河的下游呢,则铺满了漾着白色芦花的苇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