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5·28周年:全能神的“底气”来自哪里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9日 07:41:08
  去年的5月28日,全能神信教人员张帆、张立冬等6人在山东招远一家麦当劳餐厅将一名无辜女性吴某活活殴打致死,这一案例让人们见识了全能神的邪恶,事件曝光后震惊世界。全能神为何会如此暴力?他们施暴的底气又来自哪里?

  01 全能神的暴力“底气”究竟从何而来,主要有两个方面

  生理上,对生命极度冷漠

  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因此,面对生命,我们充满了敬畏之心,每个人都渴望通过努力使自己的有限生命绽放光彩。然而,在全能神邪教面前,人的生命似乎变成了肉体的“累赘”。

  全能神为维护其权威,控制信徒,不断鼓吹暴力歪理,如在《话在肉身显现》中写到:“为我效完力的人,要老老实实地退去,不得吵吵闹闹,小心我收拾你……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的性命。”此外,在另一部全能神书籍《神隐秘的作工》中,也充斥着“杀、死、命”等一些恐怖的暴力气息。

  一条条暴力教义侵蚀了信徒的精神世界,让他们在生理上对人的生命极度冷漠。如果有人胆敢阻碍他们“为神做工”,就把对方视作“恶魔”,不惜以死相搏。如去年5月28日的“山东招远”事件中,6名该邪教成员为发展组织成员,向在事发餐厅就餐的受害人索要电话号码,遭拒绝后,就将其围攻,残忍的持餐厅内座椅砸击,唯恐其不死,再用脚猛力踢、踩、跺等方式,残暴殴打致死。这充分说明,该邪教视人的生命、人的尊严如同草芥。

  事实上,由痴迷全能神导致剥夺他人生命的事件并不鲜见。2011年1月10日早晨7时许,河南省兰考县谷营乡谷东村的邪教“实际神”成员李桂荣用剪刀割断自己仅有两个月大女儿的喉咙,将其残忍杀害。据悉,李桂荣将自己在邪教内“降职”归因到女儿身上,认为女儿是“小鬼”,处处纠缠她,致使其没有时间“信神”、读书,遂产生了杀女的想法。

  除了对他人的生命极度冷漠,昌平新闻网,痴迷的信徒对自己的生命也不当回事。2004年11月9日,湖北省枣阳的“全能神”信徒靳丽娟在外听完祷告回来后,声称:“我听到主的召唤了,主让我现在就去!”随即从家里拿起菜刀毫不犹豫地往颈部气管一割,当即喷血昏迷。可送医抢救醒来后,她又放弃治疗,仍坚持自杀。结果,没过几天便离开了人世。

  心理上,对法律毫无顾忌

  法律,被人们称为维护人类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确保人们各项权益的最后一道屏障。然而,被洗脑后的全能神信徒却对法律充满了藐视,因为他们心里没有“法”,只有“神”。据悉,在5.28事件后,中央电视台曾对涉案的张立冬采访,当记者问他杀人后的感想时,他竟冷酷地说“感觉很好”,其不惧法律的淡定让人心寒。记者又问:“那你们心里不考虑法律吗?”张立冬:“不考虑。”记者:“也不害怕法律吗?”张立冬说:“不害怕,我们相信神。”由此可见,邪教对其的毒害之深令人咂舌。

  事实上,据张立冬的邻居介绍说,张立冬原本也不是坏人,在他们的印象中,他虽然脾气不好,但也从没有欺负过村里人,也没干什么违法的事。然而,自从加入全能神被洗脑后,原本善良本份的普通人,却变成了野蛮、暴力并失去人性的杀人狂。

  香港临床催眠学家连峻曾在他的专著《洗脑》一书中描述,接受洗脑者会被独自安排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空间中,且不分昼夜地被盘问,从而导致其睡眠不足和极端的疲惫及无助,在这种境遇下,任何人都会产生一种与人建立正面关系的愿望,会顺从或接受对方发出的暗示与要求。如此这般,他们很快失去判断能力,洗脑的目标便得以实现。

  全能神邪教也是如此,其聚会活动被称为“吃喝神话”,是在封闭的空间里,信徒们通过阅读内部书籍、唱神话诗歌、听录音等,不断被强化灌输邪教理论,从而完成常人到邪教信徒的转变,成为惟命是从的工具。深度痴迷全能神邪教的信徒,认为“神”是万能的,他们不讲对错、不讲理由、不讲亲情,只讲“神话”,早已把“神话”内化成自我的行为准则,哪里还会把道义、法律放在眼里?

  全能神这种持续的暴力邪念灌输,让一个个信徒不惧法律,导致惨案不断。1996年2月22日凌晨3时许,全能神信徒、江苏省沭阳县村民万成彦为向“全能神”献上“宝血”,用斧头猛击熟睡中8岁的儿子,残忍地用铁钉将儿子钉在“十字架”上,一个无辜的孩子就这样于睡梦中惨死在自己亲生母亲手里。

  02 什么原因造成了上述两个方面的畸形?

  面对全能神信徒的种种暴行,不少网友会感到好奇:全能神邪教组织究竟是如何建立的?它又是怎样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的呢?

  洗 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