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原创]氢燃料电池获政策支持 或成新能源汽车下一站(图)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7日 15:14:18

今日看点:氢燃料电池获政策支持 或成新能源汽车下一站

[原创]氢燃料电池获政策支持 或成新能源汽车下一站(图)

在政策推动下,2017年国内氢燃料电池获得1000多亿元投资。

今年初,国外市场研究机构Infor-mation Trends公布报告称,2013-2017年全球氢燃料电池汽车累计销量为6475辆。即便丰田“Mirai”,也是在2014年底才实现量产,其2017年的产量也只有约3000辆。而2017年我国仅纯电动乘用车的销量就已达到46.8万辆。

“产业步伐慢,最主要还是氢燃料电池成本太高。”李晓锦说。

氢燃料电池汽车的电能来自氢燃料电池所产生的电化学反应,其原理是,利用氢气与氧气产生化学反应,生成电能。作为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核心,氢燃料电池的产业化水平直接决定氢燃料电池汽车的产业化水平。

据了解,氢燃料电池成本占整车成本的一半以上。多年来,丰田、本田等车企也都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来解决燃料电池的成本问题。丰田也曾表示,计划到2020年将电池的成本再砍半,到2025年降为目前的1/4。

而在我国,氢燃料电池的核心技术和关键部件仍然受制于人。清华大学氢燃料电池实验室主任王诚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去年我国生产的一千余辆氢燃料电池汽车中,催化剂大部分为进口,膜电极几乎全部进口。这两项均为氢燃料电池的关键部件。

当然,国内企业也在努力改变这一状况。潍柴动力就与德国博世合作,共同开发生产氢燃料电池及相关部件,大连新源动力则坚持自主研发,致力于氢燃料电池产业化。依托中科院青岛能源所,青岛汉河新能源科技装备有限公司也成为自主开发中的一员。青岛汉和集团董事长张大伟介绍,公司要在双极板、催化剂、膜电极等关键零部件方面进行研发,降低氢燃料电池的成本、提高电池的性能。

政策搅动下的爆发

技术的突破往往在某一时点突然爆发。“一手纯电动,一手氢燃料”是很多车企的技术策略。通用、大众、宝马、戴姆勒等国外车企都在做两手准备。在国内,更多的企业把“氢燃料电池”作为后备技术,先“电”后“氢”,在不断提升纯电动汽车性能的同时,涉足氢燃料电池汽车的研发。从产品来看,上汽集团在乘用车和商用车领域均有氢燃料电池车,而宇通客车、中通客车、福田汽车等则首先推出了氢燃料电池商用车。

业内不少人认为,两种技术路线将长期互补存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就当前技术状况,纯电动汽车更适用于城市、短途、乘用车,而氢燃料电池汽车更适用于长途、重载、商用车。而未来,谁将成为主流,唯有交给市场来回答。

这种按部就班、不温不火的状态,在2017年发生了改变。当年,我国氢燃料电池汽车的产量达到千余辆。企业布局产业上下游动作频频,投资密集。国际氢能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院教授、国家973氢能项目首席科学家毛宗强统计,仅2017年氢燃料电池投资项目就达1000多亿元。因此,有人将2017年称为中国氢燃料电池汽车元年。

这种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源于政策刺激。

在国家层面,氢能被明确规划为我国未来能源架构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相关部委陆续出台政策,如《“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十三五”交通领域科技创新专项规划》等都将以氢燃料电池汽车为代表的燃料电池汽车作为未来的重点发展领域。根据目前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直到2020年,燃料电池的补贴都将不退坡。国家对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推动态度可见一斑。

今年初,山东省发布的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实施规划中也明确提出,要加快推动氢燃料电池汽车发展。不久前,青岛出台的《关于推进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的实施意见》提出,青岛要着力突破氢能及燃料电池重大关键技术,推进氢燃料电池产业化示范应用。

像曾经的纯电动汽车一样,政策红利将首先带来氢燃料电池汽车在商用车领域的爆发。毛宗强曾表示,在氢燃料电池小轿车方面,目前日本水平仍然领先,预计中国会在5-10年间追上日本水平。但是,商用车的门槛则相对要低得多。

有统计显示,去年我国生产的一千余辆氢燃料电池汽车均为商用车。在国家新能源汽车推广目录上,北京昌平区,2017年进入当年新发布目录的燃料电池汽车共有10家车企的22个车型,全部为商用车,其中绝大部分为城市客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