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用 “最娘”语气报道“最猛”新闻的中国记者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21日 12:18:20

  

用 “最娘”语气报道“最猛”新闻的中国记者


  去年5月发生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的示威游行活动。

  从报道巴西毒贩、“杀人机器”哥伦比亚武装游击队、乌拉圭与巴西边境的枪支黑市,到美国抗议种族歧视的示威游行,再到2021年开年美国国会惊心动魄的“风景线”,这些颇有现场感的新闻报道都来自哪里?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一起看看去年5月美国明尼苏达州的示威游行新闻画面。

  去年,“黑人洛伊德之死”的事件在美国闹的沸沸扬扬,各地的抗议者走上了全美22州及华盛顿特区共33个城市街头进行抗议示威。其中一些抗议游行转变为了暴力游行。

  因为事态的不断升级,明尼苏达州国民警卫队宣布,已调动500多名士兵前往明尼阿波利斯市、圣保罗市以及周边地区。

  而为了真实地报道现场情况,不让真相被掩盖,中国记者也要在第一时间冲进危险与混乱之中,这次也不例外。

  在浩荡的人群中,有一位中国央视记者深入最激奋的游行现场进行采访。开始时,他很淡定地分析事态,后来人群中突然发生骚乱,警察似乎投掷了一些催泪弹,今日国内新闻,惊慌的人们开始四处逃窜,但这位记者在奔跑撤离的途中仍不忘讲解当时的情况。难道他就不怕危险吗?对此,在微博上他调侃,“骚乱现场就是拼嘴快和拼腿快。”他就是中国央视记者刘骁骞。

  

用 “最娘”语气报道“最猛”新闻的中国记者


  中国央视记者刘骁骞

  网上对他的评论很多,有“最娘的语气去做最猛的采访”,有“我们需要这样的记者”,有“神一样的男人”,有“温柔而强大的小哥”等等。

  刘骁骞,央视拉美中心记者站记者,曾因2014年5月1—3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东方时空》节目《走进“上帝之城”》特别报道中面对巴西全副武装的毒贩仍淡定释然而一夜成名。新闻中,他一边跟着毒贩拍摄制毒和交易过程,一边淡定地解说有记者曾因拍摄而遭虐杀,身边还都是荷枪实弹的毒贩。

  然而,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以身犯险”,其实早在2011年他就被派往巴西,直到2019年3月。而据2012年的一份统计显示,2012年巴西境内共有11位新闻记者惨遭杀害,在全球记者工作环境最危险国家中巴西排名第四,仅次于叙利亚、索马里和巴基斯坦。

  2014年,刘骁骞深入制毒窝点内部,采访全副武装的毒贩。巴西毒贩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们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不过这依旧没有阻止刘骁骞的采访热情。

  

用 “最娘”语气报道“最猛”新闻的中国记者


  记者刘骁骞深入制毒窝点采访

  刘骁骞与他联络的线人和毒贩集团进行了层层交涉,又等待了一个多月,才得到了毒贩内部集团拍摄的许可。而毒贩之所以答应此次采访,也是希望想借助刘骁骞向外界炫耀他们强大的武装力量。采访中,刘骁骞穿梭于手拿各种武器的毒贩之中,淡定地向毒贩询问毒品的价格和枪支情况。其中一个毒贩因听错了刘骁骞的一个词,差点拿枪对着他,刘骁骞倒吸一口凉气。“虽然在毒品窝点待了不超过30分钟,但是在线人看来,这已经是相当长的时间,因为无论是警方还是敌对的帮派,随时都有可能对这里发起进攻,而在一场枪林弹雨中,足够让大家丧命。”

  

  2016年,刘骁骞结识了当地的摄像师阿力(Ale)并与他合作,开始接触亚马逊雨林保护和印第安文化领域。

  在刘骁骞和阿力拍摄亚马孙丛林的非法砍伐时,同行的还有一些记者。他们历尽千辛万苦到达目的地后,又等了好几天才见到愿意接受采访的非法木材商,他答应带领记者们去雨林最深处的砍伐现场。但当天,因接头的时间晚了,木材商提议先住在他的庄园。当时其他记者都劝刘骁骞不要跟去,说“他会把你杀掉”。但刘骁骞和阿力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去,说“今天我要走的话,我这辈子都有遗憾。”

  后来两人去了才知道,所谓的“庄园”不过是两间破烂的小木屋,他们在那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木材商说,“听见你们来拍摄,伐木的那批人连夜撤走了,我也拦不住。”结果还是没有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