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起底聊城讨债团队非法手段 拿到抽成就全身而退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6月08日 12:34:42

山东聊城的讨债人员最近备受关注。他们的讨债手法在外人看来是十分可恨的,可是在他们心中,却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他们接受委托,游走于法律灰色地带,会对欠钱者“软硬兼施”,手机定位,昌平旅游,到老家“宣传”,把人扣在宾馆……隐私、名誉、人身自由,种种底线屡被突破,也让暴力催债屡屡发生。暴力讨债困局为何难解?

手机定位误差20米

长期以来,山东聊城活跃着代人讨债的民间团队。大多时候只要“客户”能出钱,他们便许诺可找到欠钱者,并通过“让他比受到威胁还难受”的办法不得不还钱。事后,团队从中抽成,全身而退。

活跃的民间借款尤其是高利贷,成为这片江湖野蛮生长的源泉。他们“软硬兼施”,会手机定位,会到老家“宣传”,会把人扣在宾馆,甚至,他们不认为这种做法违法。

赵知明30来岁,在聊城一家讨债团队工作多年,自称这一行“没有一定关系干不了这个事儿”。他特地在“关系”前加上“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这个定语。

找人是赵知明讨债的第一步,也是第一笔收费。“客户”通常看到网上广告或朋友介绍而来,赵知明首先要问的,是其有无欠钱者地址、手机号等等。如有必要,他便称可找关系,将手机机主的所在位置直接确定下来,“这个定位,在公安部门能定位很准,在运营商公司也可以做到”。“晚上他要是住在某个小区,(精确度)左右上下不超过20米。”赵知明炫耀着,多年的定位经验告诉他,凭他们接触到的技术,手机只有开机时才能定位准确。

这是一个神秘的江湖,它不同于个体间的私下帮忙,在这里,讨债人员自称团队甚至公司,广告出现在各大贴吧、黄页。手机定位几乎是他们的必备技能,需花钱才能搞定。

比法律诉讼快许多

同在聊城的债权债务律师刘正义自叹没有这个本事。这个传统的法律人,向记者介绍按法律程序的“君子之道”:若企业还在生产经营,可申请财产保全;不管能否找得到他,可先去起诉,可能法院会作缺席判决,之后,再申请强制执行。刘正义说,如果还不还钱,“老赖”可能被法院列入黑名单,这会影响很多事情,比如,不能坐飞机,不能出国等。

在山东,如果是120万元的标的,有的债务律师全程收费大约5万元上下。相比一些讨债团队,这太廉价了。有的团队将找人等前期费用定价1万甚至3万,事后抽成30%~50%。

这比邹海峰从前的收费贵了一些。曾在网上到处留电话的他,今年退出了聊城讨债大军,周围朋友大多也“金盆洗手”,在他看来,这已是一个不怎么风光的行业。

当年,他的报价并不高,定金两三千元以上,最终要回了多少钱,再抽成2%。30%以上的抽成比例令邹海峰震惊不已,他分享着如何辨别团队是否有诚意:如果来人跟你签合同,一般没问题;如果只顾开口要钱,那都是“扯淡”。

邹海峰说,收了定金之后,一般不超过3个月即可让对方还款,“我不管你是贷款还是怎么着,你得把我的债给我还清了。”不少讨债团队的时限许诺都相差无几,有的称只要欠钱者资金充裕,三五天即可还钱;更慢的,七天,十天,也可能一个多月。

这种游离于灰色地带的“野路子”,比刘正义坚持的诉讼程序快了许多。在一些人看来,若走诉讼,数月、半年、甚至更长并不鲜见,即使最终判决,“执行难”有时亦是事情结局。

把人扣在宾馆逼债

“只要他有钱,我们的行动绝对能让他吐出钱来。”赵知明自信满满,他用“行动”定义找到欠钱者之后的工作,说话轻描淡写。

赵知明喜欢玩的是“人海战术”,比如派去“十个八个人”。这似乎是业内通例,邹海峰从业时也“出手阔绰”,通常,他会派出三辆车,“5到10个人,就足够了”。人数会影响定金,在他那里,5到7人一般需要5000到1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