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数百农民办社保被骗 社保局科长案发两年至今不见踪影

作者: 昌平信息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0日 12:43:02

近日,一则长春数百农民办社保被骗巨额保费引发无数人的关注,据说涉案社保局科长潜逃了,那么这些农民的社保要谁负责呢!跟小编一起了解下吧。

时任农险科科长潜逃国外,原局长玩忽职守被判刑,数百农民巨额“保费”去向不明——一起涉及行贿、受贿、诈骗的社保案,让长春市社保局九台分局陷入尴尬境地。

此前数年间,这一骗局在九台区通过亲友传开:在社保局买“老农保”,可以在达到退休年龄后每月领钱,直到去世。但事实上,“老农保”早已停办。

直到2016年8月该案案发,已有数百农民卷入,有受害人统计,他们交纳的“保费”达千万,随着时任九台社保分局农险科科长杜暾潜逃国外,这笔钱也不见了踪影。

目前,该案涉及的多人已获刑:杜暾的上级、九台社保分局原局长高建伟,被法院以玩忽职守罪判处缓刑;杜暾的下属、时任农险科工作人员王晓辉犯受贿罪、诈骗罪被判刑四年。杜暾的好友、九台区物价局职工夏晓青等3人,今年4月一审被以行贿罪、诈骗罪判刑,3人此后提出上诉,案件被长春中法院发回重审。

而这一系列案件的关键人物杜暾,案发两年至今不见踪影。10月12日,澎湃新闻从长春市公安局了解到,警方已对杜暾上网通缉,目前尚未抓获。

现任九台社保分局局长纪伟勇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将按照司法部门的最终调查结果来解决遗留问题,“包括我们社保局应不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参保”人员交费后获得的社保手册和收据,上面都盖有公章。

办保:通过熟人交钱,“人情费”少则几千多则一两万

距长春市区约70公里的九台曾是一个县级市,2014年“撤市”成为长春一个区。今年51岁的李艳丰来自农村,在九台当保姆。

“买了两份农保,还是借的钱。”李艳丰告诉澎湃新闻,2015年7月,她的亲戚夏晓青建议她办农保。夏晓青在区物价局上班,李艳丰从他口中得知,交3万元买农保,到了“退休”年龄每月可领四五百元,一直到去世,而且有10年的“保底”期——领养老金不足10年去世的,其家人可以继承领满10年。

李艳丰是个右脚装假肢的残疾人,丈夫开三轮出租车,唯一的女儿嫁到了外地。她觉得是应该为自己和丈夫的老年生活“买个保障”。于是她拿出所有的积蓄,再向亲友借了2万元,凑够了6万元。2015年7月底,她和丈夫在夏晓青的带领下,到长春市社保局九台分局农险科交钱,进行了登记。一个月后,夏晓青打电话通知李艳丰夫妇去社保局领回了“红本本”和收据。

李艳丰的“红本本”的封面显示为“吉林省农村劳动者社会保险手册”,册子内的登记时间显示为1995年,上面盖有一个红色印章和一个钢印,红印章为“九台市社会保险局城乡个体养老保险专用章”,钢印显示为“九台市社会保险局”。

李艳丰出示的收据为“九台市社会保险局社会养老保险交费收据”,上面盖有“九台市社会保险局现金收讫”的红印。李艳丰是2015年交的钱,可收据显示交款日期为1995年;李艳丰为自己那份“农保”交了3万元,收据上却只开了1.8万元。

李艳丰记得自己曾向夏晓青询问,“他说办事的人要有人情费。”

李艳丰2022年才到“退休”年龄,她丈夫林柏树则比她早享受“农保”养老金。2015年12月,过了60周岁的林柏树到九台社保分局办了“退休”手续,他将“红本本”和交费收据交上去,办了一个银行存折,存折上按季度打入“养老金”,每月数额为438.24元。

“只领了半年就没有了。”李艳丰说,全家的积蓄打了水漂,丈夫整天唉声叹气,今年8月29日因心脏病去世。

南山街道上台村的梁秀英帮姐姐梁秀云办保,她通过“妹夫的妹妹”——在社保局农险科上班的王晓辉,交了4.5万元,领了“红本本”和一张3万元的收据。梁秀云2016年3月开始领“养老金”,可只领了3个月就停发了。

土门岭镇的村民常振和,则是通过朋友直接找到九台社保分局农险科科长杜暾,交了3万元。他从2015年9月开始领“养老金”,领了10个月后存折里再也没有钱转入。

像常振和、梁秀云、李艳丰这样的“办保”农民,在当地数以百计。两年多来,“参保人”王文才、常振和等人统计了部分有身份证号码、交费数额和领取养老保险款的银行账号等具体信息的人员名单,每人交费的数额不一定相同,交两三万元的居多。他们计算,这些人的交费总计1052.16万元。